当前位置:回到明朝当王爷>第160章疑心未去

第160章疑心未去

本书:回到明朝当王爷  |  字数:5466  |  更新时间:

第160章疑心未去

杨凌抢先赶回府中,将马丢给家人,一问皇上还在内院儿,便急匆匆赶了过去。

到了花厅唤了两声却不见有人答应,杨凌心中一紧,没来由的有点恐慌,他跑到自已和幼娘独居的小院儿看了看,又到对面玉堂春、雪里梅和成绮韵的居处,仍是空无一人,杨凌站在那儿不由有些发怔。

正不知所措的当口,他听到后花园方向传来一阵笑声,便急忙赶了过去。这一片房子是丫环侍女们的住处,二层小楼的中间有一道门廊可以通向后园子。

杨凌冲到后院,只见平素幼娘练武的空地上,十几个女婢正站在边上鼓掌笑闹,平坦的空地上,玉堂春、雪里梅和幼娘都是一身青衣短打扮,正笑逐颜开地蹴鞠。

三个姿色姝丽的小姑娘站在一边,那一颗皮球儿在她们脚上传来传去,却始终不曾落地。球体似珠,人颜似玉,三位娇妻姿态曼妙,瞧来别有一种美感。

另一边身段儿高挑的青衫男子将前后袍襟掖在腰间,露出里边白缎子的筒裤,好整以暇,韩幼娘三人将皮球传的眼花缭乱,趁其不备便是一脚抽射,那青衫男子进退有据,不慌不忙,无论那皮球角度多么刁钻,速度多么快捷,总是能及时将球抢起,脚尖、脚面、脚侧、脚跟不断巧妙地运用着,将球颠得花样百出。

他的队友便是大明皇帝朱厚照了,这位仁兄球技有限,踢了一阵儿总是失球,于是自觉地充当了啦啦队员,站在那儿大呼小叫,声嘶力竭的比那踢球的青袍书生还要紧张。

杨凌瞧了顿时松了口气,那位青袍书生自然是成绮韵。想不到她倒踢的一手好球。大明是蹴鞠十分流行,便是军中也时常组织比赛,杨凌也是时常见过的。自搬到这座庄院,白日有暇时,幼娘就和玉堂春几人常在一起踢球。

这个游戏可以加强腿力,强健身体,杨凌自已虽不喜欢下场,不过有时候也常常踱到边上欣赏三位爱妻和丫环玩球。

这种球技分对打和白打两种。对打有点象现代足球互相进攻的游戏,而白打则是完全展示个人地踢球技巧,看场上情形,成绮韵以一敌三,双方是接球后先白打,展示完鞠球技巧后再抽射对方。

杨凌注意到场地对面还站着九个人,八个英气内敛的汉子分明是大内的高手侍卫,另外一个白净面皮淡眉细眼。他习惯性地半弯着腰,拢着袖子笑嘻嘻的站在场边,正是刘瑾。

这时他也看到了杨凌,忙举手示意,打了个招呼。杨凌见正德全神贯注地盯着那皮球,似乎玩性未尽,便向刘瑾笑着颔首示意,然后目光一转。瞧向成绮韵。

成绮韵虽球技高超,但以一敌下,这时也是玉颊嫣红,额头有些微微的汗痕了,她显然也看见了杨凌,一见杨凌瞧她,眉毛一扬,突然起腿一扬。那脚尖儿直踢到额头,她穿了男人衣衫,自不怕这样有何不雅。

只见那球儿被踢飞起来,悠然荡起数丈之高,众人都抬头向空中望去,球在空中停了瞬,又落了下来,堪堪到了成绮韵仍高高举在空中的靴尖。成绮韵另一条腿膝盖微微一弯。借势稳住了那球,球在靴尖滴溜溜打转。竟然始终不曾掉下来,众人不由轰然叫好。

成绮韵唇角一抿,微微一笑间,球象站在靴尖上似的,随着落了下来作势要踢,韩幼娘三人不知她作势要射往何处,都紧张地微弯下腰,紧紧盯住那球,不料成绮韵抬起腿来轻轻一送,那球儿软绵绵地滚到了韩幼娘三人一边,三人想抢上前来接球却已不为及了。

正德乐不可支,雪里梅抬起袖子,沾了沾红扑扑的脸蛋儿,轻嗔道:“成.......公子耍赖皮,哪有这样用计地”。

成绮韵笑吟吟地向她飞了一个眼神儿,雪里梅这才瞧见杨凌站在边上,红通通的俏脸顿时有点羞怩,忙蹲身福了一礼,轻怯怯地唤了一声:“老爷”。

正德这才瞧见杨凌,杨凌上前欲大礼参拜,他刚刚喊出一声:“皇上,臣.......”

正德已抢前一步,扶住他臂膀呵呵笑道:“杨侍读平身,朕微服出宫,不必行君臣大礼”。

他开心地笑道:“杨卿,尊夫人以三抵一,都不是你表兄的对手,想不到这么文弱的江南书生,蹴鞠之技如此高超呀”。

“表兄?”杨凌怔了怔,飞快地瞧了成绮韵一眼,这才打了个哈哈,扭过头来打量正德。

他穿着淡紫色长袍,宽袖大襟,腰束五彩镶琥珀的腰带,上身还套了件宝蓝色的锦缎小甲,乌油油的长发束在翠玉的半月冠里,只用一只银簪扣住,显得面如冠玉,俊朗不凡。

他地个子又高了一些,唇上有了淡黑的茸毛,眉宇间带了些成熟和威严的气质,杨凌瞧着忽然有种激动和喜悦,那种感觉就象是看着自已的亲人长大成熟,只有为他高兴和欣然,杨凌不知自已什么时候起,对正德居然有了这样一种感觉,一时心中有些吃惊。

但是他看到正德瞧着他时,一样有种亲切孺慕的眼神,心中又感动欣慰地很。两人分别数月以来,金殿匆匆一见又是在百官面前,二人要做作扮戏,时至此刻,才有了真正的感情交流,这一刻两人忽然都觉得彼此的心拉近了不少,不是君和臣的信任,而是一种平等相互地亲切。

二人四目相对短短一瞬间的感情交流,发生的那么自然,两人在这一刻前自已也不知心底会产生这样的感情,刘瑾是从小侍候正德,对他的喜怒哀乐,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所以正德情绪稍有变他。他就感觉得出来。

这种亲切孺慕的感觉,亲人一般地感觉,除了对着弘治,正德就从来没有对别人产生过这种感情,包括他的母后,刘瑾心里不觉有些敬畏起来。

成绮韵察颜观色地本领十分了得,眼波一转间也看见了二人的神情。正德恢复了自然的表情,笑着说道:“近来事情太多。朕虽然不爱管事,可是老李忙的要死,朕也不好意思东游西逛,如今焦芳入了阁,朕才厚着脸皮跑出来的,哈哈.......啊嚏!”

刘瑾连忙从侍卫手中夺过软锦厚缎灰鼠皮面的大氅给正德披上,嘴里唠唠叼叼地道:“皇上,赶快回房喝口热茶吧。天儿渐冷,可受不得风寒呐”。

一行了回了院子,韩幼娘领着一众娘子军退了下去,成绮韵也要随着退下,正德瞧见了说道:“成卿留下。朕来看望杨侍读,只是出宫游玩,不必避忌”。

成绮韵偷偷瞟了杨凌一眼,见他面上并无不愉之色。这才轻轻应了声是,随着一同进了内书房。杨凌一边为正德斟茶,一边微笑道:“皇上,您还记得臣和您初次相遇时去过地护国寺么?”

正德笑道:“怎么不记得?啊啊!朕想起来了,你那时用什么五百次一回眸哄骗幼娘姐.......咳咳,哄骗夫人,还哄骗朕说你我前世若不是有情人,便是朕欠了你大笔银子。哈哈.......油腔滑调,该打!”

他说到这儿,忽地想起父皇,脸上笑容不由一敛,慢慢抿紧了嘴唇。杨凌知道他是想起了慈父,心中也不由叹息了一声。

他又给刘瑾和成绮韵各斟上一杯茶,然后在正德的示意下,在对面轻轻坐了。说道:“那时。臣还不知皇上地身份,记得有几个西洋番僧被西域番僧欺侮。先帝仁慈,还向庙里捐了三千两香油钱,让他们妥善照顾这几个慕名来我大明地番和尚呢。”

正德说道:“是了,那些番僧颇有些稀奇玩意儿,只是玩过一阵,那些稀罕物也就不稀罕了,朕险些忘了”。

杨凌微笑道:“那些番僧听说我大明乃天下最强大、富饶的地方,因此万里迢迢跑来传教,只是他们那神听起来神通比玉皇大帝、太上老君,如来佛祖差地太远,因此信众太少,我今日在街上遇到,可怜那些洋和尚已经混成了叫化子。

且不提我大明威名远播,他们是受我中华上国教化而来,堂堂大明礼仪之邦,不能叫他们沦落至斯,就凭了先帝对他们的仁厚关爱,臣也不敢放任不管呐,所以方才把他们接到了庄子里,让他们暂且住下”。

他悄悄看了下正德的脸色,见正德听说是思及先帝地仁爱,才对那番和尚礼敬有加,正连连点头表示嘉许,遂话风一转,说道:“可是.......就这么一直养着也不是办法,再说,百姓有些神灵寄托也不是坏事。

如今我大明有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及各族信奉的大小宗教,其中又分种种流派,也不差再多一个天主教,他们也是劝人向善的嘛。

天朝上国如无边大海,有纳百川之量,臣以为.......何不允许他们建堂讲经呢,几个异国番僧,亦无大碍”。

宗教在中国作用实在有限的很,正德本人对中土佛教、喇嘛教、伊斯兰教皆有涉猎,他随意问了几句基督教的事,听起来和伊期兰教地上帝有些相似,心中不禁暗笑:难道和佛教一样,这西方教派也分大乘小乘不成?

正德挥手道:“无妨,他们远来我大明,总是客人,先皇对他们也很是照顾的,朕也不能小气了,允了他们吧。刘瑾,回头知会礼部一声,造册在案”。

刘瑾在私底下和正德也是随意就坐的,听了忙起身应了一声。杨凌大喜,解决了这件事,就不怕那几个洋人不死心踏地给自已卖命了。

正德笑道:“方才听你表兄讲过你在江南打海盗的事儿,实在精彩地很”,他叹了口气,有点出神地道:“可惜呀。要是朕也在那里,亲手斩杀几个海盗,驾船在海上遨游一番,天高海阔,那该何等惬意”。

杨凌瞧了成绮韵一眼,不动声色地道:“皇上说的是,那万里海疆,也是我大明洪武皇帝打下的疆土嘛。岂能任由一些海盗猖獗,等他日靖除了倭寇,皇上也可以找机会去巡视一下大明的海域,如果那样,皇上可是能巡视海域疆土地千古第一帝了”。

做皇帝的拥有天下,恐怕最让他心动的就是能流传千古的贤帝威名了,一听这话正德雄心大起,双眉一扬道:“着啊。我大明疆域辽阔,万里海疆岂能付于宵小?不过何必等到海靖河清呢?朕正要在禁中演武呢,到时朕要做大元帅,亲自领兵平定海盗”。

“这个.......”,杨凌故作犹豫。正德瞧了激起好胜之心,不服气地道:“怎么,杨卿信不过朕地文治武功?”

杨凌呵呵笑道:“皇上尚武好学,领兵作战自然堪称将帅之才。可海上做战比不得陆地,臣不是信不过陛下的能力.......”。

刘瑾是知道解禁通商计划的,一时心痒难搔地道:“杨大人,有话直说,不可侵瞒君上呀”。

成绮韵冷眼旁观,趁机说道:“皇上恕罪,草民听表弟说过,自我大明禁海以来已百年。咱大明的海疆,将士们已不熟悉了,当年令四海臣服地无敌战舰,现在已没有几个人会造了,现在的船只,只能在近海巡弋,连风浪都禁受不起,所以那些海盗猖獗。不是我大明将士不肯用命。实是只能守在海边上被动挨打”。

正德听了大吃一惊,霍地立起了身子。在房中来回走了一阵儿,缓缓道:“我大明水师已经没落至此了么?”

室内一时无言,刘瑾见他面色阴霾,忙对杨凌使个眼色,说道:“杨大人从江南带回的那些异域他国的新奇之物,皇上很是喜欢,常常把玩爱不释手。既然海禁拒商,照理说除了异国贡物,民间不该有他国物品,那些东西是如何流入地呢?”

杨凌心中暗赞他地机灵,连忙接口道:“海线漫长,朝廷禁海,只能阻止大明百姓出海,却阻不得外国越来越多的大商船来到我大明,可叹我大明地海疆,成了人家地后花园,任由他们出入,民间为利所惑,自有胆大者私下同他们交易。

喔,对了,臣在江南还觅得一件好东西,是臣随身带回来的,还未呈给皇上,臣这就取来”。他立起身来,终是对成绮韵留在这里有些放心不下,略一犹豫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成绮韵奇怪地回望他一眼,眸子一闪,黛眉先是一拧,忽然有些恍然和受伤的味道,那双明亮的眸子里燃烧着愤怒的火苗儿,她轻轻站起身,向正德躬身道:“草民陪.......表弟去取那件东西来”。

杨凌见她神色,心中有点儿愧意,可是这份疑心由来已久,埋在心中总有发作地一天,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点儿发僵,一前一后默默地走到杨凌内库处,杨凌开门在内翻找了一阵,取出一把微带些弧度的墨绿色鲨鱼皮鞘长剑,提着走出门来。

厚重的铁门砰地一声,锁环喀地一声扣上了,成绮韵默默地望着他,忽然深深吸了口气,眼帘一阵急速地眨动,眸子带着层薄薄的雾气,用僵硬的声调问道:“大人,信任一个人.......就这么难么?”

杨凌垂下目光,狠下心肠道:“身处庙堂之险,思虑不可不慎,实是.......”,杨凌犹豫了一下,才道:“实是你对功利之热切,令本官不得不妨,以色侍君未尝不是一条捷径”。

他抬起目光,那里边有种陌生的杀气和冷意,直言不讳地道:“如果你今日真打了皇上的主意,我保证可以在皇上被你迷的死心踏地之前,置你于死地!”

说话间手指一按卡簧,“呛”地一声,剑气肃杀荡漾在两人之间,成绮韵霍然抬头,入目是一抹白芒。

杨凌吁出一口气,淡淡地道:“不过.......你表现的很好,是本官多疑了。你对本官助益甚大,希望我们这种默契可以继续下去,你没有不智之举,甚好”。

成绮韵自嘲地一笑,说道:“不智?当然不智了,我是什么身份,怎么可以喜欢了一个没良心的东西?象我这样地出身,肯付出一片真情,算是报应吧”。

杨凌没听懂她在说什么,不禁诧异地看了她一眼。

成绮韵垂下眸子,幽幽地道:“.......宫闱之险,甚于江湖,红颜弹指老,刹那之芳华.......,象我这么聪明的人,当然不会行那不智之举,这个理由.......可以让大人.......放心了么?”

两行清泪顺着玉颊簌簌而下,刚刚病愈的脸色略有些苍白憔悴,看起来愈加可怜。杨凌握住剑柄一按,利刃“铿”然入鞘,他淡笑两声,说道:“很好,很好.......”。

粉墙乌巷,古色古香,杨凌仿佛又看到那个左手举着油伞,右手提着裙裾,翩然一笑间宛若剪水燕子,踏着润湿如油的绿草,轻盈而至的水样玉人。

他提起长剑走出几步,忽又顿住,头也不回地说道:“你之往事,颇多诡谲之处,我不愿深究,实是一片私心作祟,姑娘对我助益之大.......我的多疑,还望姑娘多多谅解。

江南之事,功在千秋,并非为我个人前程.......或许说来你并不明白,只要解决这件大事,只要我尚在人间,你喜欢权力也好、金钱也罢,杨某必让你得偿所愿。

春袖丽色、巷弄长廊,如水伊人,踏波而至,那一幕杨某一直记在心中,实不愿你和阴谋龌龊有所牵连.......唉.......”,悠悠一叹,悄然而去。

成绮韵忽地转过身来,泪眼迷蒙地望着他的背影,幽怨道:“狠狠心,你便绝了我的念想也罢,前生欠你怎地?还要继续受你折磨.......”。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