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回到明朝当王爷>第192章代王纳妃

第192章代王纳妃

本书:回到明朝当王爷  |  字数:7106  |  更新时间:

第192章代王纳妃

杨凌眼看着书信,耳听着台上传来的唱曲声音,心里乱烘烘的,一会儿欢喜、一会儿担忧。马怜儿守制未满三年,若是此时迎娶过门与礼不合,难免要受人攻吁。

不守礼制可不是件小事,足以成为有心人手中的有力工具,纵然有皇帝的庇护,不会因此罢官,时时受人攻击,以此作为短处,无论做什么事难免要受掣肘。

放任怜儿独自在江南,寻个借口将她隐藏起来偷偷生下孩子倒不难,只是未免太亏待了她,这两年偷偷摸摸、埋名隐姓的生涯,一定会对怜儿造成很大的伤害。

杨凌心知如麻,一时想不顾一切派人去江南将怜儿立即接回府来,一时又想起如今想利用自已的权势和地位为大明、为百姓做些事情,比不得当初无所牵挂,可以率性而行。

沉吟半晌他才想起如今怜儿怀有身孕还不足三个月,等到腰身渐粗不能遮掩至少还有两个多月,那时自已早已回了京城,此事大可从长计议,倒不急于现在就拿主意。

他将那番子召进书房,匆匆写就三封书信,一封写与幼娘,信中并不讳言和怜儿的事,嘱咐幼娘通过内厂送去一笔银两和滋补物品,另一封写与马怜儿,告诉她自已目前正在塞上巡边,回京后一定尽快妥善解决她的去留,让她安心在江南相候,好生照顾自已。

第三封却是写与成绮韵,她现在是内厂在金陵的最高首脑,怜儿一个女子独自寄住在伯父家中,不安排得力的人手照应,他实在放心不下。

杨凌将三封信加了火漆封口,嘱咐那番子速速交与军驿送回京城。望着他匆匆走出门去,他站在那儿想想,忽地呵呵笑了起来:

原来只愁没有儿子,这可倒好,幼娘和怜儿比着赛似的生,幼娘倒也罢了,辛勤耕耘一月有余,总有一次中的。可是怜儿一箭中招也未免太幸运了吧?莫非自已真有杨家将的优良基因?

戏服、锣鼓装了几大口箱子,正德赏赐丰厚,那些戏子只道是钦差杨大人赏的。这两日在驿馆唱戏,收入比在街头搭台卖艺高出两倍不止,回去后每人都能多分上几文银子,所以个个兴高彩烈。

戏班子雇了辆大车,将行头拉回普渡寺门口租住地一溜儿平房,班主平大头蹲在一只石碾子上。眉开眼笑地对大家伙儿道:“大家这两日都辛苦了,明日歇业一天,大家好好歇歇,不过可别忘了练功,后天代王爷府上唱堂会。可是一唱五天”。

他笑眯眯地道:“都说咱们是草头班子,是呀,要不是大同正打仗,请些名角来不容易。王爷府上哪有咱们班子立足的地方?这论艺业咱比名角们就差了不成?没有机缘呐。这次咱们在钦差杨大人府上唱了三天,回头再从代王爷府上回来,咱们班子的名声就起来啦。

以前咱们见过的最大场面是县太爷的后花园,如今有如天子亲临的钦差咱们见着了,过两天凤子龙孙的排场咱们也要见识到了,大伙儿都给我提起精神来,王爷的赏赐可比钦差老爷还要多呐”。

人群中一个女子听了目光一瞬,灵活有神地眼睛深深盯了他一眼。便挤了过来,向他抱拳道:“这位爷可是班主?”

平大头微微一怔,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眼前这女子一身寒酸的土布衣裳,不过以平大头的眼力,却看得出这少妇臃肿平凡的衣裤下身段儿极其窈窕,她的眉眼五官也极为妩媚动人,可惜的是白嫩面皮上细细点点的小麻子破坏了她的美感。

平大头噌地跳了下来。矮墩墩地身子还不到那少妇肩头高。他也按照江湖礼仪拱手道:“不敢当,小老儿就是领着一帮苦哈哈混个口食罢了。姑娘是?”

那少妇微微一笑,大大方方地道:“小女子是走单帮闯荡江湖卖艺的,如今混口饭吃不容易,我看大爷一脸福相,能撑着这么大的门面,也必定是有担当、讲义气的汉子,所以想加入您的戏班子,不知大爷意下如何?”

平大头笑道:“哪里哪里,不过我这班子以唱戏为主,女人可是不能登台地,虽说有些杂耍马戏,不过是过门儿空隙里给爷们解闷儿的,你会些什么呀?”

那少妇呵呵一笑,说道:“马术、射箭、对打表演,小女子样样在行”。

平大头大摇其头道:“不行不行,咱这班子养不起马,再说如今有了钦差府、王爷府的生意,今后名声大了,走的必定是大门大户,跑马射箭、舞刀弄枪地玩艺儿可进不得人家”。

少妇眼珠一转儿,笑道:“走绳高竿翻筋斗,这些哄人的玩艺儿小女子也晓的”。

平大头又待摇头,一个秀秀气气的声音插口道:“这些玩意儿跑江湖卖艺的有哪个不懂呢?瞧你一个妇道人家独自在外也不容易,那你就表演一下翻筋斗吧,若是翻的好,我便做主收下你了”。

这人身上还穿着繁复的戏服,水袖如云,蛾眉粉腮,一双水汪汪的杏眼,正是平家班地台柱子程小云,虽说他是男人,可扮女人扮惯了,不独说话柔声细气的,举止形态也带着些秀美。

在他面前,平大头虽是班主,也得卖几分面子,忙也笑道:“不错,那你就试试身手吧”。

敲锣打鼓拉琴吹笛的乐师们都嘻嘻哈哈地凑了过来,围成了一个圈子,那少妇笑吟吟地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多谢班主和这位老板了,小女子现丑”。

只见她大大方方走到场子中央,抱拳走了个台步,忽地立在当地长吸一口气,然后陡地翻起筋头来。她的筋斗翻的没什么花梢儿,以手支地,双足连环后踢,虽说身手极是俐落,可也没有出奇之处,平大头和那程老板不禁微露失望之色。

不料这女子翻了几个筋斗后,忽地身形加速,那筋斗翻的又快又急。几乎成了一个风车般的圆轮,动绵连绵极尽美感,纤腰柔韧有力,平大头眼睛不禁亮了起来,旁边已有人高声叫好。

凌空翻、云里翻、金鲤倒穿波、细腰巧翻云,种种高难度动作不断作出,始终绵绵不绝,不见丝毫停顿。平大头在别人一连串的叫好声中呵呵地高声道:“够了够了,不用再翻了,收拾收拾跟大家伙儿一块去吃饭吧,从今儿起,你就是平家班地人了”。

那女子凌空连翻两个筋斗。笑吟吟地落在地上,脸不红气不喘,她拍拍手上尘土,拱手道:“多谢班主”。

程小云微微一笑。说道:“我叫程小云,姐姐叫什么名字?”

那女子眸光一闪,笑答道:“我叫柳莺儿,今后还请程老板多多照顾”。

程小云抿嘴儿笑道:“嗯,柳莺儿,好名字,莺莺燕燕春春, 花花柳柳真真, 事事风风韵韵。 娇娇嫩嫩, 停停当当人人。姐姐这身段儿模样,若是穿上戏袍勾上脸。煞是好看呢”。

化身柳莺儿地红娘子听出他是在赞自已名字好听,却不知说的是什么意思,所以只是干干一笑,没敢搭他地话茬儿。

杨虎一帮人原本是绿林大盗,平素若要绑架大户,也不过派上两个人事先踩踩盘子,了解了肥羊的家境、势力,家中布置格局。便趁夜间上门掳人。从无耐性在一地长期布置眼线探子,如今想要对付大明皇帝。却是两眼一抹黑,想要知道他在哪儿根本无从谈起。

红娘子见丈夫利欲熏心,明知被弥勒教利用,却仍执迷不悟做着皇帝梦,心中愤愤难平,屡次劝诫未果,她向五叔谈起心中苦闷,不料五叔一番话却让她的心彻底凉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她终究是个女人,在崔老大这样极为重男轻女的土匪头子眼中,杨虎这个女婿还比女儿重要的多,眼看着这些年杨虎招兵买马颇有成色,崔老大的心也热了起来,盼着自已地女婿能打下江山,崔氏一门能封王封候。

所以这次十几座山寨被剿,杨虎的势力大受损伤,老寨的兄弟们对他是真命天子的传言已起了疑心,五叔等几个崔老大的心腹私下也和他商谈过此事,崔老大已暗示无论这谣言是真是假,也要尽力扶助女婿,祖祖辈辈的做山贼不如搏上一把,弄个王侯公卿来做做。

这次崔老大主动要自已的人来帮助杨虎,一方面是向各山寨表明自已的态度,一方面也是听了杨虎叙述,知道因为袭杀威武伯府地事,女儿和女婿闹了别扭,担心女儿大小姐脾气发作,对杨虎有所诘难,所以才派了她的五叔前来压制她。

红娘子听说爹爹如此态度,不禁大失所望,只不过虽然有五叔这位长辈的压制,她不能同杨虎大闹,但是红娘子性烈如钢,心中有了主意时便是崔老大也休想改变,她听了五叔的解释也不当场暴发,回头却收拾收拾悄然一走了之。

她知道杨虎等人并无他策,要找出正德来只有监视杨凌一途,所以也乔装改扮注意着驿馆的一切动静,这个戏班子每日去钦差行辕唱戏,早已被她摸个明明白白,在她想来,代王是正德皇帝地王叔,他纳妃的日子正德若真在大同,十有**是要去祝贺的。

那么弥勒教还有杨虎等人,便极有可能在那时下手,她要阻止杨虎为人利用,破坏弥勒教的计画,便也要想办法混进去,是以才扮作跑单帮地江湖人,成了平家班的一员。

正月二十二,代王纳侧妃。

伯颜的大军已转移到平顺、壶关一带,大同百姓松了口气,晚上睡觉再不用穿戴整齐、包袱放在枕边随时准备逃命了。代王府上更是张灯结彩,喜气迎人。

一辆辆车轿、一匹匹俊马载着宣府、大同一带的文臣、武将们,来向这位代王爷祝贺。三边总制杨一清因为皇帝在大同,对边关防务极是重视,原本已向代王府提前送来贺仪贺书。表明因为军务不能亲自来贺,惹得代王老大不痛快,不料今日也忽然改变了主意,急急带了三百亲军,赶到代王府祝贺。

代王府的外围,仍是甲士林立,王府内却是笙歌四起。红娘子混在戏班子里也进了王府,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王府远比她想象的要大,而且王府有自已的戏班子在后殿演出,传差来大戏班在中殿演出,象她所在地这种规模的八个戏班子只是在王府四面外殿院中搭建戏台演戏,根本接触不了核心部分。

整个代王府都在一片欢声笑语当中,比较肃静的地方只有银安殿、社稷坛、风云雷雨山川坛、皇庙、和家庙积善寺。典膳所供应美酒和膳食,代府店接待宾客、登记接纳礼物,重要的客人由王府总管亲自接入。

红娘子所在的戏班子在端礼门内、承运门外。各部大臣进出都逃不出她的眼睛。院子里戏台早已搭好,台上的绣花门帘台帐,挂灯等已齐备。按规矩唱堂会第一出戏都是《天官赐福》。

一心想把平家班建成大同最红的戏班,待边境平定下来时还要借应邀去钦差行辕和代王府演出地噱头来个九边巡回演出地平大头自然也要按这规矩来,虽说他的戏班不太正规。这出戏也学地不全,不过好在在这儿院子里看戏的都是些前来贺婚的文臣武将们的侍卫书童、家仆下人,他们看的倒也不挑剔。

尤其是天官赐福一演完,《吕洞宾三戏白牡丹》、《张天师大画符》一类略带荤腔又不犯王府忌讳地戏一上来。更受那些侍从家将们的喜欢。

“奉旨巡边钦差、皇上亲军侍卫统领、内厂大都督杨凌杨大人、京营督军张公公到!”,随着唱礼官高声唱喝,刚刚在戏路中间上场表演下来的红娘子听在耳中,霍地抬头望去,只见一位面如冠玉的书生笑吟吟地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昂贵的貂皮袍子,外罩姑绒大氅,身材修长、卓尔不群。

十二名年轻英俊地校尉按刀紧随其后。身旁那位张永张公公虽然穿着湛蓝绣金的蟒龙袍,可是肩背半勾,脚下倒的飞快,倒象是一位王孙公子身边的奴才一般。

红娘子唇角歪了歪,隐隐露出一丝笑意,这位将军今日来贺喜未着戎装,儒雅地穿着配着他眉目清秀的面庞,大氅飘开。腰间五彩锦带上一枚翠玉微微摇曳。那气派……如果她今天来是想绑只肥羊回去,只看这模样。那是非他莫属了。

在王府总管的陪同下,杨凌、张永过承运门,到崇信门,杨凌脚步微微一顿,扭头向后看了一眼,目光与十二名侍卫中那个站在中间的小校一碰,那小校露出一个带着些调皮的笑意,杨凌不易察觉地向他点点头,和张永并肩走了进去。

钦差的侍卫也不准进入王府内殿,自有王府执役将他们引到崇信门旁的侧殿,这里流水席一字排开,许多将军和文官的侍从正在胡吃海喝。

大同因为是边陲军镇,所以就连这王府也不止讲究富丽堂皇,建筑、院墙也都坚固高大,王府四角高墙上都有堡垒,驻扎侍卫。不过一进了“燕子居”,这处北方地王府花园倒也假山迤逦,曲廊飞檐,具体而微。

“燕子居”小径曲折,穿过去一进入谨德殿,王府总管就欠身笑道:“两位大人,王爷纳妃之礼尚未举行,请二位先至侧殿休息,吉时一到,咱家就引大人去银安殿宣读皇上诏书,恭请王爷、王妃举礼”。

杨凌和张永含笑点头,转身折向左侧偏殿,殿门口站着两个小太监,见他们走到门口,忙将骆绒毡毯一掀,二人一走进去就是一怔。

殿内光线较为昏暗,一走进去有刹那的不适,二人视力恢复正常,才发现这偏殿中已经站了几位大人。大同巡抚胡瓒、三边总制杨一清、旁边一位文官补服与大同巡抚胡瓒一样,一时却想不起大同还有哪位文官品秩与他同为从二品的。

殿内左边是茶几官帽椅。右边是一铺火炕,炕上有炕桌,正前面一面屏风,这时屏风后也闪出两个人来,一个黄袍蟒龙,身材肥胖,正是今日的新郎官代王爷,那张胖脸上少有的带着一片肃然。

旁边那位大人四旬左右、颌下三缕微须。面容清瞿,两只眸子如深燧的星辰,一袭仙鹤补服,赫然是加封一品的当朝大学士杨廷和。

杨凌与张永一看,心道:“坏了,今日这喜宴要变鸿门宴,杨廷和一到,少不得风刀霜剑。哭谏皇上回宫”。

二人对视一眼,目中之意都在告诉对方:“兄弟,你先上!”

正德在长条凳上坐了,随口吃了点东西,觉得扮作校尉固然有趣。可是在这王府里规矩太多,远不如在街头看戏自在,他闲坐一阵,听见外边喝彩声不断。唱曲儿地抑扬顿挫,勾魂儿一般,忍不住起身向外走去。

那十一名侍卫都是大内地一等一高手,名义上说是钦差侍卫,其实职责就是保护皇帝,一见他起身,那些人立刻都不着痕迹地站起身,悄悄围拢过来。

一位侍卫首领悄声道:“皇上。您要去哪,是出恭吗?”

正德瞪了瞪眼,低声道:“出宫!出了宫还是不自在,走到哪儿都有你们,这里是代王府,还能有贼人不成?远远地跟着,不要烦朕,朕去瞧瞧热闹”。

正德说完哼了一声。向端礼门内的院子里走去。

程小云正在台上娇声吟哦。一袭白衣,如墨丝般地秀发上插了一朵鲜艳的牡丹花。水袖如云,翩翩起舞,把个牡丹花妖的秀美姿态扮和栩栩如生。

正德走到台下,正面人堵如潮,两名侍卫已抢在前边,看见人多悄然堵住不许他过去,正德无奈,看见一个绣红衣、短打扮、纤腰如缕、酥胸贲起的小娘子一条腿蹬在矮椅上,正重新打着倒卷千层浪地绑腿,便笑嘻嘻地走过去道:“这位姐姐,可是表演武功么?”

崔莺儿抬起头来,正德暗叫一声可惜,身材如此姣美妖娆的姑娘,可惜满脸小麻子,敷了粉登上台,玉面莹莹娇嫩的很,还看不出甚么,这近处一瞧可就大为逊色了。

红娘子见是个军中校尉,看年纪不过十五六岁,唇上还有稚气的茸毛,不过眉目五官十分英俊,说话也客气和善,没有寻常大兵的油滑匪气,心中倒也升起几分好感,她系紧绑腿,伸手挽了挽鬓边发丝,嫣然笑道:“在王府里,姐姐表演武功给哪个看?不过是高竿绳技翻跟斗的杂耍把戏罢了”。

正德眸子一亮,兴奋地道:“杂耍吗?那比武功更加好看啦,姐姐几时再表演,我给你鼓掌叫好去”。

红娘子觉得有趣,忍不住抿嘴笑道:“小兄弟,你倒有趣,王府的赏银有定例的,你喊破了嗓子,也不会加钱地”。

正德不服气地道:“这样吗?那让杨……我家钦差杨大人赏你好了,我是杨大人的亲兵,你若演的好,我告诉大人,他一定会请你过府表演,重重赏赐的。”

红娘子被他孩子气的话逗得格格直笑,她忍俊不禁地福了一福,笑道:“那小女子先谢过官爷了,若真地得了杨大人赏赐,小女子一定分给官爷一半”。

正德很仗义地摆摆手道:“不用客气,不用客气,我跟着我们大人吃喝不操心,不愁没钱花”。

台上当当几声锣响,程小云如流云一般闪出戏台,吕洞宾和妖道黄真人在锣鼓声中上台去了,博得满堂喝彩的程小云双颊嫣红,显然也有几分得意,他提着裙裾下了舞台,后边搭了一座换衣勾脸的帐蓬,程小云向红娘子叫道:“柳大姐,帮我换身衣袍”。

崔莺儿答应一声,向正德笑盈盈地道:“小兄弟,姐姐要去忙了,下一出唱完姐姐要上台表深翻筋斗,你记得来看呀”。

正德急忙点头答应,见这位绯衣女子闪身进了帐蓬,便东张西望一番,折身向承运门右侧偏殿走去,长年在宫中侍奉,不敢违逆圣旨的大内侍卫们不敢靠地太近,只是四下跟着一齐向右侧走去。

一个高挑儿宫装侍女在另两个侍女陪同下高傲地走出承运门来,偏偏正德性子急,这路上又人流不息,他左闪右闪的绕着人群,走到门中央,一脚踩住了那侍女拖在地上的裙裾后摆。

那个侍女唉呀一声,急忙提住裙子,涨红着脸回过头来,见不过是个小小校尉,便狠狠瞪了他一眼,娇斥道:“瞎了你的狗眼,在王府里走路也不带眼睛吗?”

正德被人大骂,倒是一点不生气,只觉得她昂首挺胸,高高傲傲地走出来,现在手忙脚乱狼狈不堪的模样十分有趣,他忍着笑作揖道:“姑娘恕罪,是小可莽撞了,真真的对不住了”。

那侍女抖了抖裙摆,见后摆上好大一个脚印,越发的感觉气恼,她憎恶地瞥了正德一眼,啐道:“我呸,还小可,你当自已是公子还是少爷?一个大头兵,还小可,马不知脸长!你也是有身份、有出息的人物?哼!”

她说完把头一昂,如同一只骄傲地孔雀般又扬长而去。

正德皇帝摸摸鼻子,被她抢白的说不出话来,旁边抢过来的几名侍卫见皇上被个王府侍女一通奚落,都忍不住偷偷窃笑。

旁边一个女孩儿的轻柔嗓音带着笑意道:“莫怪她,羽姐姐是王妃娘娘身边得宠的侍女,连大总管也让她三分呢,你年纪这么小,就做到大将军的亲兵,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英雄不怕出身低,等你做了大同总兵,再来拜见王爷,羽儿姐姐一定会对你另眼相看的”。

莫说大同总兵,就算是做全国兵马大元帅,又怎看到正德眼里,不过有个女孩儿如此善解人意,而且丝毫不在意他地出身,听了这番话他心中还是暖暖地,这可是不知道他皇帝的身份,而对他如此高看地第一个女孩子呢。

正德转过身正要向身后那个女孩儿道一声谢,可是这一眼望去,忽然悠地一下,七魂六魄都飞了出去,整个人泥雕木塑一般呆立在那儿,张口结舌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

眼前的女子并非王府侍女打扮,她穿一件月湖色衫儿,青色狗皮毛茸边的比甲,纤腰上系着裙拖六幅湘江水的湖水绿湘裙,虽是小家碧玉,却出落得雪肤香肌,妩媚有致。身材娇小玲珑,脸蛋儿俏丽生辉,盈盈含笑的上翘唇角上有一颗美人痣,怀里正抱着一只尾巴五颜六色的大鹦鹉。

正德嘴唇翕合了半晌,眼前那个十四五岁的娇小女孩儿奇怪地看看自已身上,然后嘻嘻一笑,歪着头向他俏皮地道:“怎么啦?是不是我长的很漂亮?”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