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回到明朝当王爷>第198章同床异梦

第198章同床异梦

本书:回到明朝当王爷  |  字数:4231  |  更新时间:

第198章同床异梦

两片马尸倒下,鲜血喷了荆千总一头一脸,他双腿蹲立,手挥大刀,面目狰狞,尤如厉鬼降世一般。

狂奔过来捡便宜的番子见了这惊骇的一幕骇得魂魄出窍,几乎已抓不住马缰,马儿也吓得狂嘶一声,霍地惊立而起,不敢再向前一步,这虽只是片刻的功夫,已足以令那位千总再挥出两刀。

鬼王荆立在地上,沉腰坐马,大刀横向抡出,一刀划过,四条马腿落地,变成一条巨蛹的战马狂嘶一声嗵地跌落在地,痛得翻滚出去,将随之跌落马下的鞑子辗于身下,滚出一路鲜红。

荆千总随之刀柄反撞,将一个发愣的鞑子撞得吐血落马,然后一扯马缰,抢马翻身而上,血红着一张脸,象九幽地府的鬼判似的狞笑着又向敌阵杀去。

杨虎等人看了这情形也不禁暗暗咋舌,原来官兵中也有如此凶悍勇武的战将。不止鬼王荆一人如此,随他而来的骑士每个身上都染满鲜血,敌人的、自己的、战马的,刀枪的锋刃上也是血迹斑斑,这等杀气与他们见过的卫所官兵全然不同,看得这帮悍匪也不禁心中发冷。

此时,远处传来一阵阵沉雷般的响声,明显是大队骑兵狂奔而来,激战中的鞑子听了都心中一冷,这能是谁的援军?此时、此地,绝不会是他们的人了。

杨凌等人扭头望去,山的另一侧,无数骑士滚滚而来,蹄声震耳欲聋,旗幡招展俨然是大同守军,山上的番子齐声欢呼,山下的连军将士越战越勇。士气更盛,真是人如虎、马如龙。

鞑子骑士虽然悍不畏死,此时也不禁为之大乱,索拉地眼见再不走便来不及了,立即命人挥动大旗,令全军后撤,鞑子到底日日征杀战阵经验丰富,虽慌不乱。开始迅速收缩后退,后阵的鞑子张弓搭箭,不断发射,阻止那群象是发了疯似的杀人狂靠近。

报讯的番子半路遇上荆千总地兵马,话还没说完就只能望着马屁股吃土,眼见那位将军很开心地冲在前头,自已的兵也不管不顾了,也不知这人靠不靠谱。想了想还是赶去大同报讯妥当一些,因此上马仍奔大同而去。

守城参将闻讯大惊,恰在此时总兵杜人国巡城至此,听说钦差在城外遇袭,这一惊非同小可。代天巡狩的钦差若死在自已防区那还得了?

杜人国昔年号称杜疯子,性如烈火、杀人如麻,这些年岁数大了,为人倒还稳重些。他定了定神,问清鞑子人数,立即点齐三千人马,随他前往救驾,大军出城,此时方到。

前头一队轻骑,冲到近前先是一通排枪,“嗵嗵嗵”铁砂如暴雨梨花。登时扫落马下一片,死的不多,大多成了麻子脸,满面是血的捂着眼睛狂嚎。随即轻骑散开,双手持矛的大队铁骑迎面而上,刚刚回拢有了阵形的鞑子顿时又被冲的七零八落。

这一来鞑子也大光其火,他们与明军连年征战,深知他们取胜主要就在骑兵地优势。否则单兵战力并不比边军强上多少。如今人数不及明军,这队明军又全是骑兵。他们根本已经无法逃脱,今天看来必是全军覆没的局面了。

索拉地横刀大呼道:“勇士们,无敌的火筛会为我们报仇的,冲上去,多杀一个明军,我们流出的血就多一分光彩和荣耀!”

五百多名疲惫带伤的鞑子绝望地举起刀枪,在索拉地的带领下,向杜疯子的大军迎了上去,后边是犹自追杀不休地鬼王荆,五百人,顷刻间就被湮灭在一片涌动的铁流之中......

刘大棒槌看得眉飞色舞,摩拳擦掌片刻,终忍不住哀求道:“大帅,标下看得手痒痒的,就让标下也去杀几个鞑子吧,为您报一摔之仇!”

杨凌被他逗笑了,他点了点头,刘大棒槌立刻赶去山口牵了一匹马,翻身上马,举起手中铁棍向山下冲去。

红娘子看看如今情形,鼓起勇气走到杨凌身边,抱拳道:“杨将军请了!”

杨凌转过身来,张眼一瞧,杨虎几人都目光炯炯地盯着他,不禁问道:“哦,杨夫人,什么事?”

崔莺儿气极,禁不住狠狠剜了杨凌一眼。她性子高傲,实在说不出要杨凌放自已等人离开的话,所以只招呼一声,只盼杨凌开口兑现喏言,如今见杨凌还一脸莫名其妙,不禁翻了个白眼,似嗔还怨地低斥道:“你......真无赖!”

这声音虽小,杨凌却听得清楚,他愣了愣,随即才省起鞑子攻来时自已曾说过今日只杀外寇,不分兵贼的话来,这时他眼角余光已注意到身旁地伍汉超一只手已悄悄探进腰囊,显然只要自已说一句不放人,他就要立即下手狙杀了。

崔莺儿也看到了伍汉超的动作,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顿时威胁地眯了起来,目光由下到上将杨凌细细打量一遍,盯在他的咽部片刻,然后挑衅地一横伍汉超,大有你敢动手我先杀杨凌之意。

杨凌将二人无声地交锋看在眼里,他想了一想朗声道:“方才鞑子也杀了你们几个兄弟,贤伉俪一身精湛武艺,若想下去为你们的兄弟报仇,那也是为国效力,本官不会拦阻!”

“嘎?”崔莺儿愣了一愣才明白他这是遁词,她眼神怪异地看了杨凌一眼,这才拱手道:“如此......多谢将军,民女告辞!”

杨凌忽又压低嗓音道:“你要杀我,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我要灭灞州绿林,也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望你好自为之!”

崔莺儿娇躯一震,霍地抬头望向杨凌,恰迎上杨凌凛然的目光,和虽然低沉却十分果决的声音:“从此隐姓瞒名。天下大可去得,若再见你夫妇为恶,我必武力狙杀,到那时祸延九族,悔之莫及!”

崔莺儿虽知眼前这人论武艺实是不堪一击,可他此时那气概威严竟是无比犀利,比刀剑还要锋利,她一时禁受不住。目光不由避了下去。

红娘子自觉对他如此示弱,心中懊恼不已,想她红娘子之名噪闻北方绿林,几时向别人这般服软低头,可是杨凌一脸正气,竟令她头一次觉得自已啸聚山林也好,起兵造反也罢,竟是理不直、气不壮。她咬了咬唇,才低声道:“就此一别,后会无期!”

说罢崔莺儿转身便走,从一众持刀的番子身边翩然走过,头也不回地直奔山头伫马之处。杨虎不知二人低语些什么,瞧见几名手下怪异的眼神,他心中极不痛快,重重一哼。也跟着红娘子而去。

几名马贼翻身上马,卷起一路雪尘,冲下山去竟头也不回,遥奔东方而去。

杨凌目送他们地身影渐渐变成一个黑点儿,方轻叹一声道:“但愿从此不见,否则你们造反纵有千般理由,天道能容,国法亦不相容。我唯有以杀之恶!”

杨凌说罢,再回头时,只见两个“关公”已然大步向他走来。

一位五旬上下,豹头环眼,老而弥壮。另一位未及三十,黑盔黑甲,步态轻盈,敏捷如豹。细看面容竟清秀的很。全然不似那种战场厮杀,以鬼王姿态睥睨生灵的杀神模样。

二人各提一把血肉模糊的大刀。衣袍战甲上犹在滴血......

健马狂奔出十余里路,心中愤懑的红娘子才猛地勒缰停住了脚步,前方一片白雪茫茫,四野山荒路静,毫无生气,战马希儿希儿的喃着鼻息,一团团白雾在空中袅袅飞散。

红娘子仰面长长舒了口气,身下马蹄踏踏,娇躯随着马身轻轻起伏,她捋了捋粗硬如丝的马鬃,目光睨着赶至身旁正紧盯着她神色的杨虎,一言不发。

其余几人隔着几匹马地空间就缓下了脚步,杨虎驱着马围着崔莺儿兜了两圈儿,这才停了下来,微微欠身低声道:“娘子,怎么了,可是......杨凌那小子曾对你无礼?”

崔莺儿柳眉一竖,却又忍住,扭过头去淡淡地道:“他有那个本事么?”

可是攸忽想起洞中情形,想起与杨凌擦唇而过那电光火石地一吻,她的唇情不自禁地觉得有些发胀,想起他抱紧自已大腿、脑袋抵着屁股地情形,就连臀部也有些酥痒起来,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骑马颠簸的。

她不自然地扭头他顾,泄气地道:“虎哥,我们回去灞洲好么?不要再谈什么争江山、坐天下了,就在深山里好好的过日子,我忽然很厌恶自已的武力,自以为是在替天行道,其实......我们什么也改变不了。”

她语气低沉地说:“那个杨凌,我一只手就可以把他杀死,那又怎么样呢?他说的对,我地能耐仅止于此,我能杀贪官,他能树好官,我能抢了大户,劫银子送给穷人,让大家都变穷,他却有能力让百姓有吃有穿,人人都变富,呵呵......人家才是真正有本事,我们这点能耐真的只是匹夫之勇,没甚么用处。”

杨虎拍拍马颈,眼神怪异地道:“娘子,你在说什么呀?若是被兄弟们知道就连你也这般想,我们的大事还能成么?姓杨的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你从来不听人劝的,居然听他地话,你......”。

崔莺儿打断他的话,冷声道:“他什么都没有说,我自已有眼睛会看,他引了那些庄稼回来,比我们劫富济贫更能救人,而你......却想杀人毁庄稼!

鞑子冲进庄时,他若乱箭杀了我们,在侍卫保护下逃跑,十里路程,鞑子未必追得上他,可是他却释了我们这些钦犯,只为集中全力杀蛮人,替天行道?到底谁在替天行道?”

杨虎被她锐利的目光瞪得瑟缩了一下,随即恼火地道:“这天下是他们的,他们当然要这么做,结果还不是许多人饿死?结果还不是鞑子年年来袭?如果我们夺了天下,哼哼!”

崔莺儿苦笑一声,说道:“虎哥,你总说夺天下,夺天下,你到底凭地什么夺天下?夺了天下又靠什么去治理,靠咱们山上那些兄弟们?那时咱们去抢谁?抢咱们自已的百姓?”

杨虎不以为然地道:“嘿!风从虎,云从龙,等到我们大势已成时,自然会有能人来投靠我们,这些事现在何必担心?”

霍五爷瞧见二人似在斗嘴,忙催马过来,远远就咳嗽一声,马到近前,方和颜悦色地道:“虎子,咱们现在去什么地方?如今露了行踪,大同是回不去啦!”

杨虎朗声道:“五叔,他们料到咱们走了,咱们偏不走,肖家寨有我一位道上好友隐居,咱们去避避风头,昏君若死了,我们要谋天下就容易多了,况且今天死了三个兄弟,他们不能就这么白死,这笔账咱们一定要和昏君、要和杨凌算个清楚!”

“我们走!”杨虎招呼一声,纵马向北而去。

崔莺儿瓷玉般细腻的俏脸上满是失望神色,望着杨虎的背影,她忽然觉得很陌生。原来觉得他豪爽任侠、威武不屈,武功虽不如自已,可是在强盗群中也是一条光明磊落的好汉,如今怎么只觉得他如此浅薄、如今利欲熏心?

今日若不是一队鞑子误打误撞地闯了来,一行人早中了杨凌的计被乱箭射死了,还想杀皇帝?看看今日明军的威风,自已只怕连皇帝什么样子都见不到,就要被斫成肉泥了。

霍五爷见崔莺儿犹豫不前,不禁勒住马缰说道:“莺儿,不是五叔说你,你是虎子的媳妇儿,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虎子在北绿林,如今是坐头把交椅地好汉,论声名地位并不委屈了你。

老寨的积蓄全用来买了兵器甲仗,老爷子很希望姑爷能坐上江山,你是老爷子唯一的闺女,将来当个皇后娘娘,叔也为你高兴。不要为了点小事就使性子,虎子是男人,在家里怎么让着你都行,出了门你得给他这位绿林大哥留点面子,嗯?”

崔莺儿黛楼紧锁,苦闷地叹了口气,默默地点点头,然后在马臀上狠狠抽了一鞭,随在杨虎身后扬长而去。

雪花,不知何时又开始袅袅地飘洒下来......

霍五爷看着她落寞的背影轻轻一叹,也纵马扬鞭而去,轻盈的雪洒满一地,不消片刻,就湮灭了一切痕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