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回到明朝当王爷>第243章天子门生

第243章天子门生

本书:回到明朝当王爷  |  字数:6821  |  更新时间:

第243章天子门生

小轿吱呀吱呀地向西城走去,杨凌骑在马上,偶一回头,见唐一仙掀起了轿帘,趴在窗口,正痴痴地望着他,不禁勒住马缰含笑道:“仙儿,有事么?”

唐一仙连忙摇了摇头,说道:“方才还有些头晕,趴窗口透透气,现在好多了”。

杨凌听了不疑有他,笑道:“等回去让文心帮你看看”,说着吩吟轿夫道:“走的慢些,小姐不舒服”,然后双腿一踹马蹬,又赶到轿前去了。

唐一仙轻轻放下轿帘,幽幽叹了口气。与小黄……皇帝在大同的初次相遇,再到京城雪儿、玉儿两个姐妹以表嫂相称,机灵的一仙已猜出何以自已的身份会摇身一变,成了杨凌的表妹。

原来,不是杨大人相中了玉姐儿,捎带着把自已和雪儿也赎了身,却是小黄看中了自已,顺带着成全了玉儿、雪儿两位姐妹和杨大人的婚事,难怪……刚刚搬进杨府那段日子,杨大人对自已比玉儿、雪儿还要客气些。

唐一仙忽然如堕梦中:曾几何时任人摆布的小姑娘,如今摇身一变成了内厂提督的表妹、当今皇上喜欢的女人。她睁着一双梦幻似的眼睛,茫茫然的有些不知所措。

原以为替自已赎身的是杨大人,他又是自已最钦慕的英雄,既然他喜欢自已,这对一个根本没有能力选择命运的女孩来说,还有比这更好的结局么?以为这一辈子就要做杨家人了,谁知……

杨大人不曾喜欢过我么?唐一仙思绪连连,回想着所有的往事,忽然发现除了自已一厢情愿的仰慕,两个人竟没有说过一句体已话。甚至连一句玩笑都没有开过。

她的心里忽然慌了起来:在一个心中已认定自已向他托附了终身的女孩心中,忽然发现这一切统统不过是一厢情愿地幻想,她一下子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至于正德皇帝……他是高高在上的天子,他是真的喜欢我么?

就在这时,前方一骑快马飞驰而来,因为马速太快,与车轿擦身而过,才急勒住马缰兜转了回来。驱马到了杨凌面前抱拳施礼道:“大人,内厂急报!”

杨凌忙问:“什么事这般着急?”

骑士回道:“大同传来消息,巡抚衙门大牢遭人劫牢,弥勒教匪柳绯舞被人救走了”。

“嗯?”杨凌听的眯起眼来:“被人救走了?她又不是甚么重要人物,官府不会救她,至于弥勒教,既然能杀了她的父亲以绝后路,她一旦被捕便是一枚弃子。怎么可能冒险去劫牢救她?”

杨凌怔怔地想着,忽然想起自已在大同“艳来楼”裸裎在床,攸然扭头与她对视,柳绯舞怔愕地张大了小嘴,然后头一歪。自欺欺人地“晕”过去的场景,心中忽然有些好笑:一个做不了什么恶事的小丫头,在牢中孤老一生,也实在可怜了些。逃了便逃了吧。

心神一闪间,一副玉体妖娆、**蚀骨地场面又忽地映入脑海,杨凌心中一荡,忙凛凛精神,将那秀发散铺如瀑的倩影屏出脑海,他见那侍卫还在看着自已,不禁脸上一热,说道:“现在东厂缉剿邪教甚力。此事自有东厂负责,你们不必插手,还有甚么事?”

番子道:“还有一事,高大人已想出了对付邪教中人受刑晕迷的法子”。

杨凌身形一震,见四下均是自已侍卫,百姓都远远避在一边,忙问道:“有了法子了?”

高大人自然是高文心,她是有品秩的女医官。杨府上下都称她为高小姐。内厂中人可不敢乱了规矩,便以官职相称。她为唐一仙医治一段时间。不见显著效果,便暂且搁下,转而研究王龙自动晕迷的秘密,想不到果然被她寻出了办法。

番子道:“是,王龙受刑不过,已经招了,高大人着小人来通知大人”。

杨凌大喜,忙道:“快,马上回去。”

一行人匆匆回到高老庄,杨凌看着唐一仙的小轿落地,下马道:“仙儿,告诉表嫂,就说我先去山中料理公务”。

唐一仙再次听到“表嫂”二字,心中五味杂陈,她犹豫了一下,觉得解语羞花姐妹如此可疑,一直追问自已身份,十有**是杨大人的仇家想寻他把柄,此事不可不说与他知,便上前一步轻声道:“表……哥,我有件事说与你听”。

杨凌疑惑地看她一眼,唐一仙把他扯到一边低声说了解语、羞花用邪术逼问她身份的事,然后道:“可怪着呢,我虽然觉地昏沉沉的,却能清楚地记的她们问些甚么,这才弄得恶心欲吐,仙儿想……这两位姑娘八成对表兄不怀好意,你可要小心些。”

杨凌听她叙述那女子用玉佛施术的情形,已明白应该是催眠术一类的东西,唐一仙头部受伤,想必影响了部分机能,所以才不为所惑。

杨凌松了口气地同时也暗暗提高了警惕:看来有人要拿唐一仙身世的事大做文章了,这事做的原本就不够机密,到底瞒不过这些有心人。

杨凌暗暗寻思着对策,一边宽慰唐一仙道:“不必担心,朝内朝外想坑表哥的人多了,他们那点阴谋诡计动不了我,你先回去歇息一下,等我下山,带了文心来看你”。

唐一仙听话地点点头,随着侍婢、轿夫回了庭院。杨凌上马,打马如飞直奔内厂而去。杨凌在彭继祖陪同下进了内厂专设地地牢。这是依山腹修建的一处地牢,铁门外就是内厂番子营地,可以说只要进了这地牢,根本插翅难飞。

沿着阴森森的地道拐进一间囚室,柳彪、高文心和几个番子正在室中。见了他忙站了起来。高文心一身白绫绣襦,高桃身材玲珑有致,月白的腰裙以蓝色宫绦压住,虽是在这不见天日的牢中,仍显得肤白胜雪,貌似梨花,别一番风流韵致。

孰料杨凌见了高文心,却眉头一皱。轻嗔道:“你怎么在牢里边?叫你琢磨一下怎么制止王龙自动晕迷,又没叫你到这地方来,这帮人施刑的本事能让神哭鬼嚎,不怕吓坏了你”。

杨凌虽然一见面就嗔责不已,便话中掩饰不住体贴之意,高文心听了芳心一甜,浅浅笑道:“大人,他们没对王龙用刑呢”。

“没用刑?没用刑怎么……?”杨凌扭头往墙边一看。不由吓了一跳。

柱上铁镣锁着王龙,左右墙上各插一枝火把,火焰猎猎,映得王龙头顶银光闪闪、纤毫毕现。王龙昂藏八尺地大汉,自大同一路被折磨到京城。瘦得已皮包骨头,眼窝深陷十分吓人,现在一头黑发全被剃光了,插满了明晃晃的银针。在上边颤颤巍巍如同刺球一般,就是杨凌也看地心中发麻。

他用异样的目光看了高文心一眼,虽说她是在尽心竭力替自已办事,可是眼见一个女孩子手段如此狠辣,他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

高文心已有所觉,嗔怪地瞪他一眼,一边上前麻利地起着银针,一边解释道:“他的身子太弱。已经熬不得刑了,而且这种惑心自眠之术使用的太频繁,已经伤及他的头部,我再不用银针替他疏通血络,这个人就要变成白痴了”。

杨凌这才明白,不禁向她歉然一笑,讪讪问道:“他已招了供么?”

高文心“唔”了一声不置可否,柳彪见人家两人打哑谜。忙解围道:“是。他的供词都抄录在此,大人请看”。

杨凌见王龙犹未醒来。便凑近桌旁,柳彪举近灯烛,杨凌细细看了一遍,放下记录道:“他是把所知道地一切全都招了,可惜,他所知的这些东西,我们都了解地差不多了,象他招出地这位照磨官柳大人也已被朝廷挖了出来。这一次,弥勒教在大同,看来是真的被连根拔了”。

杨凌遗憾地摇摇头,忽地想起豹园里地解语羞花,不由双目一亮,说道:“柳彪,等他醒来把弥勒教内的切口暗号统统给我逼问出来,本官有大用!”

柳彪谨声应是,杨凌向高文心一笑道:“辛苦了你,咱们一同下山吧”。

高文心听他相邀,心中甚喜,杨凌着人提她拿了针匣,二人离开内厂,弃了轿马步行下山,众人远远辍在身后,杨凌道:“仙儿今日有些头晕,一会儿你去帮她瞧瞧,此事……”。

他目光一转,瞧见高文心原本喜盈盈的俏脸已经冷了下来,一见他望来,高文心急急别过头去,可那一瞬间,杨凌已瞧清她眸中地闪光,不由愕然道:“文心,你怎么了?”

高文心忍不住幽幽地道:“我倒宁愿象以前一样,是杨府的一个侍婢,现在每次去杨府,都觉的自已象个外人,大人你……不是要我做事时,也从不招呼我上门了”。

杨凌听了啼笑皆非,说道:“你这丫头,哪有这样挑刺儿的,你原是府中侍婢,还用我招呼你上门么,你不在杨府还能去哪?现如今,只不过砌了道矮墙,单独划出个别院,阖府上下谁当你是外人了,不但幼娘每日招呼你过来,雪儿玉儿还不是一样?”。

高文心扭头看了看他,不服气地道:“那不同,她们和我义结金兰,她们唤我又不是你的意思。”

杨凌翻了翻白眼,无奈地道:“不是我地意思,就算金兰姐妹,你以为就可以随便上门么?”

高文心一怔,美眸中忽地溢出一片惊喜,讷讷地道:“你……你是说……?”

杨凌柔声道:“你的堂弟是个读书人,读书人都有他执着的地方,有些道理不是说就能说通的,得等到有一天他自已去体会、去领悟。我现在迫他不得。

所谓人各有志,既然他现在对我不满,我才不得已给你们单独划了个院子。可你现在也不出诊了,仅靠那点朝廷俸禄还要养活他们姐弟……唉!你自已又是大小姐出身,如今身边没个侍候地人,哪懂得操持家务,幼娘她们也都明白我的意思,时常请你过门来。就是怕委曲了你”。

高文心鼻子一酸,泪珠儿已盈盈欲落,她掩着唇扭过头去默不作声地走了半晌,忽地转回头来,一双乌亮的眸子火辣辣地看着杨凌,翩然一笑道:“还算你……有良心,到时候……人家不让你太丢脸就是了”。

说到后边,她美玉似地双颊好似突然涂上两片胭指。白里透红,说不出的妩媚。

杨凌愕然道:“什么事不让我太丢脸?”

高文心哼了一声,鼻尖一翘,得意中带着几分顽皮地道:“就是你我约定之期呀,我早打听过了。张天师给人掐算命格八字,还从未错过,他说你福禄寿三星汇集命宫,一生贵不可言。那就决不会错,杨大人一喏千金,到时候我等着你……等你大红盖头嫁进我的西跨院儿”。

高文心说到后来,自已也觉羞不可抑,尚未说完便臊红了脸,急急抢在前头下山去了。这些日子杨凌忙于公事,她另居一院,虽然幼娘三人乖巧。每日请她过府,终是不太方便,以致连和杨凌单独说话的机会也没有。

所以二人那日话赶话的虽有约定在先,高文心总是心中徬徨,患得患失,今日好不容易逮住机会单独接触,趁机再点醒他一次:今年雪花飘起时,就是她高文心披上嫁衣嫁入杨府之期。

那叫人又羞又喜。无限满足快乐地美景在她梦中不知已出现过多少次了。若能抓住机会提醒他自已说过的喏言,心中就感觉安稳了些。以致这位大家闺秀,年致双十的女神医,也顾不得女孩儿地矜持了。

杨凌听她一说,忽地省起现在已是‘春明三月看杏花’的时节了,按照自已的计算,最迟到十一月,就是两年寿期,这些日子整日忙碌,以前天天盘算着还有几天好活的心思也淡了,自已真的可以渡过这一劫,化险为夷长命百岁?

杨凌想起张天师说过他一生兵戈不断,细想自从在那小小地鸡鸣驿开始,直到京城,去江南、赴大同,无论做什么事,还真地是杀伐随身、兵戈不断,而且每次杀人,或官或禄或名望声誉总要更上层楼,张天师算的真地这么准?

杨凌的心也活泛了起来,心头怦怦直跳:但有一线生机,谁会想着去死,何况他现在高官得做,骏马得骑,娇妻美妾,福禄随身。

杨凌情不自禁地停住脚步,心中那种焦灼、迫切的心情,就象他当年高考放榜时一样,他的腿肚子都在发颤,不由自主念起了自已学生时代每逢考试便祝祷一番的地那套自创祷词:“天上地下、世内世外,一切神仙佛圣、妖魔鬼怪、精灵魈魅、一切有法力者,佑我!”……

唐一仙坐在椅上,高文心轻轻自她颈后抽出银针,柔声道:“怎么样,不痛吧?”

“嗯!文心姐姐是京师第一女神医,这一针下去舒服多了”,唐一仙看着眉梢眼角尽是喜气的高文心,试探地道:“高姐姐,你很喜欢大……表哥?”

“嗯?”高文心手一僵,脸腾地一下红了。她对杨凌的情意,杨府上下人人都看的明白,就连高管家养地那只老狗见了她都象见了女主人似的摇尾巴,可是这层窗户纸毕竟没有一个人捅破,这个丫头……

唐一仙“咭儿”一笑,说道:“好姐姐。不要害羞,这里又没有旁人,我可是他的表妹呀,表哥象个木头人,说不定我能帮你敲敲边鼓,说说话儿”。

高文心听了犹豫一下,含羞带怯地点了点头,连忙又绕到她背后。不在她视线之内,窘态总算稍解。唐一仙轻轻蹙起眉,若有所思地道:“高姐姐,听说你被官府治罪,很可怜的,是表哥出手救了你,你是因为感激表哥,才想以身相许地么?”

高文心不禁想起了自已被判入教坊司那个惊恐难眠的夜晚。她素指虚拈,轻轻捻动着银针,半晌才轻声道:“感激一个人,就要以身相许么?他又不是讨不到老婆的男人。我本来……只想在杨府做一个丫环,就这么过上一辈子。当初……真的没想过会喜欢了他”。

高文心低声说道:“何况他身边有幼娘、雪儿、玉儿,个个那么可爱,可能是因为他住地原本是家父的宅子吧,大人对我一直很客气。后来他身子有了暗疾,我随他下江南,一路朝夕相伴……

杨大人没有读书人的那种愚腐拘谨、没有朝中为官的道貌岸然,唉!或许是我岁数虚长了些,比较了解大人地心意,他也喜欢和我聊天,尤其每天为他针灸时……”。

高文心唇边露出甜蜜的笑意,轻柔地道:“大人从不聊什么国家大事、也不聊诗词文章。就是些寻常的事情,为了哄我说话,他明明不懂医道,还常常问起,呵呵……他有时说些匪夷所思的见解,我事后仔细想来,还真地有些道理……。

不知不觉地,我特别喜欢和大人在一起。一边诊治。一边聊天,心里会有一种……一种轻轻暖暖的水流涌动地感觉。渐渐地……我在大人面前经常会不经意地逾越做奴婢的本份。他也不恼。

我觉的我在他面前,不是一个女神医,也不再是一个罪官之女,既不用摆架子,也不用谨小慎微,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发脾气就发脾气,在他面前,我活的好轻松……”。

高文心吸了口气,发出一声荡气回肠、令人心颤的幽叹:“一仙,到这时,我知道……自已喜欢了他了”。

唐一仙到底年龄尚幼,纵然喜欢一个人,也不可能象高文心体会地这般深刻细腻,她听的痴了,半晌才喃喃道:“是这样……的感觉么?”

高文心闷在心里的话儿既已倾吐,便对她讲起了两人一路南行地点点滴滴:百姓冲击钦差行辕,他叫人护着自已先走,在太湖边不顾旁人在场,毫无大人架子地哄自已开心,越说越开心、越说越甜蜜。

待针灸完毕,高文心轻轻拔起银针,满面春风地轻笑道:“好啦,你再睡一宿,精神就完全恢复了。我去厨下先把银针炙烤一下”。

“嚓”地一声响,高文心启开门扉,抱着针匣出去了,唐一仙轻轻悠荡着两条腿,过了会儿,她轻轻蜷起双腿,抱紧了把下巴搭在上边,扑闪着大眼睛静静地想着自已的心事:听了高文心的话,如今仔细想来,她和杨凌之间,竟是一片空白。

倒是他,那个小校尉,他的身影不时浮现上心头:陪着自已玩、讲些希奇古怪的故事哄自已开心,被自已呼来喝去的却从不愠怒,在他面前从不用掩饰自已的喜怒哀乐,两个人一个扮小厮、一个扮侍婢,在‘鑫盛楼’上忙里偷闲地斗嘴……

生病的时候,他衣不解带地陪在身边,一同研商、演奏音乐时地默契,还有……他在庙中祈福,偷偷在幡上写下了自已的名字,被自已揪着耳朵拉出庙门,大呼小叫的情形……

唐一仙想到这里,忽尔“噗哧”一笑,然后又攸地敛了笑容:我喜欢的人是他么?为什么明明他的官比杨大人大的多,我待在大人身边时又是激动又是自豪。可是见了他却只有轻松和欢喜。可他是皇帝,今后我还能和以前一样对他么?

唐一仙仰起脸来,眼神有些迷茫地想着……

雪里梅拉开了房门,见唐一仙蜷着双腿,双手抱膝,一副若有所思地样子,不禁吓了一跳:自小唐一仙就有这个习惯,有了心事时喜欢一个人抱着双膝坐在那儿想心事。她这是怎么了?

雪里梅赶紧跑进来,关切地道:“仙儿,你怎么了?正要叫你去吃饭,怎么……有心事么?”

唐一仙放开双腿,望着雪里梅,直把她望着莫名其妙,正手足无措的时候,唐一仙忽地嫣然一笑。牵起她地手道:“雪儿嫂子,我没什么事,就是刚刚地身子还有些乏,现在好多了,咱们走吧。莫让表哥……和诸位嫂嫂久等”。

雪里梅被她牵着手往外走,疑惑地道:“不是说你叫我雪儿就行么,叫雪儿嫂子很别扭地”。

唐一仙“嗯”了一声,偏过头来。灯影下亮亮的眸子泛着湿润地光彩,莞尔道:“那就去掉雪儿,直接叫嫂子,因为你是我哥的夫人嘛”。

她轻轻道:“叫雪儿还是叫嫂子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会一直很要好、很要好的,对不对?”

辽东、宣府、大同、延绥四镇总兵率军进京了。

杨凌做为统帅,接见了四镇总兵官,然后率四人来到豹房。

大同总兵官正是率五千轻骑深入大漠。立下功勋的弘治十六年武状元许泰,辽东总兵刘晖、宣府总兵贺三坛、延绥总兵冯洛三人也皆是三旬至四旬间地青年将领,个个顶盔挂甲、一身鲜亮的戎装,看起来杀气腾腾、威风凛凛。

四人随着一身亮银链子甲的杨凌来到豹房,五人齐刷刷以军礼觐见,正德见了几位将军龙精虎猛的神气,不由大悦,对杨凌赞道:“边军历经浴血厮杀。果然与京营大不相同。同样一身戎装,朕从他们身上。就能感受到凛凛杀气。”

“杨卿,这四镇官兵自边关调来,与京营不同,朕便赐名为‘外四家军’,杨卿任统帅,好生操练战阵厮杀,将来与京营校武,把他们带一带”。

杨凌欠身应了声是,微微侧身向许泰递了个眼色,许泰立即上前一步,单膝跪地,甲叶子铿地一声,他已朗声说道:“臣大同总兵官许泰,鞑靼寇边,臣亲见我皇指挥若定、操纵三军,以少胜多、歼敌过万,伯颜猛可望风逃窜。臣等冲锋陷阵、不畏生死,然行军战略、调度千军,唯我皇文治武功,堪称不世之帅才。

臣等愿以边军之悍勇练京营之兵,亦恳请皇上任外四家军大统帅,训练我等将校军官。臣许泰,冒昧大胆,请为天子门生!”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