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回到明朝当王爷>第293章京中风云

第293章京中风云

本书:回到明朝当王爷  |  字数:9422  |  更新时间:

第293章京中风云

泸县是小座小县城,不但县中的驿署甚小,县主家的宅子显然也绝对入不了京官的法眼。

所以朱盼盼夫妇别出心裁,干脆以竹林为家,请杨凌住在这竹影婆挲、碧柔如海的地方,自然之美足以弥补豪绰之不足,杨凌进屋满室清香,出门满眼碧绿,也确实很喜欢这里。

他的房子以竹篱为院,一行三间的竹屋,有卧室、书房和洗漱沐浴的地方。

杨凌坐在内木外竹的精美浴桶里,抓了把青盐和茶叶撒在水中,荡了荡清波碧水,惬意地闭上双眼,枕着桶边的洁白丝巾,悠悠叹气道:“这要是在家里就好啦,让玉儿给我按摩一下,更舒坦”。

说到这儿,忽想起高文心那双柔荑玉手才是此道行家,仅凭一双手就能让人舒泰如仙,杨凌更加眷恋起高老庄的侯爷府来,那里是自已和幼娘一点点营造起来的,如今家大业大、人丁兴旺,只有在那里,才是自已最放松的时候。

停了片刻,他才道:“说吧,刀架在脖子上的事我都遇到过了,现在反而习惯了。汉超,不用那么紧张,无论皇帝还是权臣,只要你高高在上,是人上人,就一定有人想把你掀下来,呵呵,这趟巴山蜀水之行,我压根就没想过太太平平,遇到什么事了?”

伍汉超苦笑道:“大人,您不急,卑职可是重任在肩呐。方才我在林中巡视,惊觉有人窥探,此人武艺之高,绝不在我之下,而且事不可为立即遁逸。没有丝毫犹豫,当机立断、审时度势,心机更是不凡”。

“哦?能令汉超如此推崇,那是一定十分了得了”,杨凌动动眉,睁开眼道:“如果是我,能在他手下走几招?”

伍汉超愣了一愣,直言不讳地道:“大人天姿聪颖。根骨奇佳,实是学武奇材……..”。

杨凌摆摆手道:“行啦行啦,咱哥俩就玩虚的啦,我那两下子我知道,你实话实说吧”。

伍汉超干笑两声道:“咳咳,一招”。

“嗯?”杨凌瞪了伍汉超半晌,才道:“我就这么差劲?”

伍汉超解释道:“若是堂堂正正地比武过招,大人能撑十招。要是玩命。对方必然一出手就是绝招,大人习武时日尚浅,功夫火候不足,比斗经验太少,对手还擅暗器。所以……..”。

杨凌脸皮子一阵抽动,说道:“那个……..不要说了,回头梅花袖弩给我准备两筒,还有。给我弄条皮带,把阿德妮送我的那柄火枪从箱子里翻出来,我要佩上”。

伍汉超忍住笑道:“是,要不要再备件软甲?”

“要!”杨凌恨恨地道:“我要全副武装!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伍汉超见杨凌快要抓狂了,连忙按抚道:“大人放心。卑职必定不离左右,时刻保卫大人安危”。

杨凌静了静,忽然幽幽地道:“呵呵,我也就是和你开个玩笑罢了。有时候,人是不能和命争的,尽心就好。在遥远的异国,曾经有个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喝奶时被一根羊毛呛死了。还有一个更倒霉。他走在路上。从天上掉下一只乌龟,把他给砸死了。只因为他是秃头……..。

汉超,你知道吗?此次来四川,我真的有点害怕,总觉地会有什么大凶险,可我不能不来。如果……..我真的死在这儿,那也是天意,你不必内疚,到那时,就请你做我儿女的师傅吧,教他们一身好本事,帮我……..帮我照顾他们”。

伍汉超见杨凌神色肃然,不象是讲笑话,正苦思不解乌龟怎么会从天上掉下来,还恰巧砸死了一个人,秃头和死亡有什么必然联系,忽听杨凌说出这样类似托孤的遗言来,不禁悚然道:“大人,你……..你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

杨凌轻轻摇摇头,岔开话题道:“没有查清他的身份?”

伍汉超摇了摇头,杨凌点点头道:“如此看来,泸县县主夫妇、本地县令还有那几位才子,应该没有可疑了。我就在他们其中,想查我来的目的,实在没有必要安排个人鬼鬼祟祟地而且还摸不进来。如果想杀我,更没可能在他们自已家里动手”。

他想了想道:“没办法,我们在明处,他在暗处,目的不明,人又找不到,只有等他再次出手了,小心些就是了,你不要因此负担重重。”

伍汉超应了声是,这时刘大棒槌探头进来,粗着嗓门道:“大人,柳大人从成都赶来了”。

杨凌喜道:“柳彪来了?快让他进来”。

伍汉超知道柳彪必有机密要事禀报,忙施了一礼,转身退了出去,到了门口正碰上柳彪,伍汉超含笑侧身,两人打了个招呼,待柳彪进了房间,才闪身出去,轻轻掩上了房门。

柳彪兴冲冲地走上前,说道:“大人,卑职可想死你了”。

杨凌打趣道:“想就想吧,死就不必了。呵呵,秘密赴蜀已经几个月了,调查可有眉目?”

伍汉超退出房去,见宋小爱按着刀还在竹林中等他,便走了过去。

宋小爱问道:“大人说什么了?要不要派人四下搜索,再通知当地官府注意过往行人?”

伍汉超摇头道:“对方既然有备而来,又怎么可能留下供我们搜索的痕迹?大人的意思是,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摸清敌人来路和用意后,再来个后发制人”。

宋小爱摸索着下巴,狐疑地道:“咦?不愧是你们武当弟子,怎么和你教我那套剑法时说的剑诀意思差不多?”

伍汉超急忙紧张地四下看看,竖指道:“嘘,别乱讲。我教你功夫的事,千万说不得,武林大忌。武林大忌!”

宋小爱撇撇嘴,脱口道:“老公教老婆,天公……..呃……..”,她一言出口,顿觉不妥,不禁窘的红了脸蛋。

伍汉超也有点尴尬,他忽想起方才那个谜团,忙解围道:“对了。汉人典故中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走在路上,天上掉下只乌龟砸在他脑袋上,把人砸死,你们那儿听说过吗?”

宋小爱摸摸他的额头,问道:“你发烧了?怎么说胡话呀”。

伍汉超干笑道:“我听大人说地。我看他不象说笑,那么应该是有这回事的”。

宋小爱恍然道:“哦,是大人说的呀,那就一定是真的了。大人才高八斗,学贯古今,中外诸国,包罗万象,你不知道也不稀奇”。

伍汉超吃味地道:“大人有你说的这么好吗?这还没到成都呢,你就诸葛亮附体了”。

宋小爱捂着嘴吃吃笑,用肩膀亲昵地撞撞他地肩膀,莞尔道:“干吗呀你。吃醋啦?嘁,还大男人咧”

两个人在外边打情骂俏,里边柳彪已把在成都调查的情形详详细细说了一遍,然后说道:“总之,四川看起来并非象京中传说的那样太平,百姓也并非安居乐业,不受欺凌。

这里部族众多,时常发生战乱。虽然没有搞地太大动静。不过从没就太平过,只是骚乱都被地方官府及时镇压了下去。地方官为了政绩不免要报报太平。至于百姓们,蜀王府经营一百多年以来,已经兼并占有了全蜀十之六七地土地,百姓大多是佃户,是要靠王府吃饭的。

所以目前虽未察出蜀王谋反的迹象,不过如果蜀王想反,倒是能够马上把全蜀的百姓召集起来,因为这儿的百姓等于全是他的家丁。所以他当然不在乎调来个指挥使,迁调些军官,这可不能表明他没有反意,当地卫所官兵,尤其是中下级将校,可全是在这儿住了一百多年的本地人,已经完全蜀地化了……..”。

杨凌赞赏地道:“你能这么想,可比以前精明多了。不过单凭这些也不能证明蜀王有反意。蜀王在诸藩王之中素有贤名,这可不是沽名钓誉,只不过任何评价都要看是谁来评,从什么角度评。

在例代帝王眼中,蜀王安份守已,忠于皇室。在朝中官员眼中,蜀王不干涉政务,不贪腐淫糜。在文人墨客眼中,蜀王修桥补路,开办民学,这样地人,当然就是一个好藩王。你还指望既然称为贤王,就得天下为公?就得把全蜀百姓当成自已地家人?呵呵,那自然不可能”。

他想了想道:“蜀王生病可是真的?”

柳彪道:“是,是一种怪病,请了许多名医也治不好。不象装的,卑职曾经派人向他聘请过的郎中,还有青羊宫地道士侧面打听过,说法全都一致,一个人要装病该越少人接触才越易隐蔽,没有大张旗鼓唯恐天下人不知道的道理。

不过卑职大胆猜想,东厂既然有过蜀王欲反的记录,现在却全然没了动静,除了东厂所了解的消息不实之外,有没有可能就是因为蜀王得了病,这才打消谋反地念头?”

“万事皆有可能,但是没有证据,堂堂一个藩王,而且是最有贤名地藩王,朝廷便什么动作也不能,查吧,总得查了再说。这事急不得。你既从成都来,了解京中情形吧,那边如何了?”

“是,消息闭塞乃厂卫之大忌,一条及时的消息可抵百万雄狮、可抵黄金万两,这是内厂成立之初,大人亲口训示地话,卑职怎么会忘记呢?”

柳彪笑道:“卑职在成都。与京师联系一直密切,大人刚刚启程往西,成大人便吩咐京师消息重心移往成都了,卑职这里正有京中焦大学士传来的亲笔信要交给大人,只因卑职一进门便谈起蜀王消息,倒把它耽误了”。

柳彪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恭恭敬敬地递给杨凌。

杨凌从浴筒边抓过一块大毛巾擦净了手。验过火漆无疑,这才撕开来静静地看起来。

焦芳信中,详细叙述了杨凌离京后几个月发生的情形,对目前朝廷政局做了详尽的分析,从信中看来。这位焦阁老已经焦虑万分、六神无主了。

京中几大势力,分别是杨凌派、刘瑾派、元老派、中间派,朝中文武官员、内外臣子基本上全部依附于这四大派系。

杨凌一派牢牢控制在手里地是军队系统和特务组织。刘宇掌管着兵部,杨凌在军中影响日深。现在已经取代刘大夏,成为军中灵魂人物。三厂一卫方面,明里对刘瑾敷衍了事,内里则根本就是唯杨凌马首是瞻,这一点刘瑾也心知肚明,不过他现在还没有把握和杨凌正面决战,这些人只要不拖他地后腿,他暂时也顾不上了。

刑部、户部、工部等衙门里。杨凌安插了一些人,这些人不算能决定一个衙门行止的决定力量,只能算是一些耳目,方便办些事情而已。在内阁里,则是焦芳与之呼应。

刘瑾一派,掌握的是内廷和吏部,表面上看来,他的力量在杨凌之上。因为他掌握内廷。控制着百官的奏折和皇帝与百官之间的联系。间接等于控制了朝政。

通过张彩控制吏部之后,刘瑾手握天下官员迁降大权。官员的注册、定级、考核、授衔、封赏之事,全在他地掌握之中,谁想升上去,都得求到刘瑾门下,权势更上层楼,这就是刘瑾不惜与李东阳、杨廷和妥协,让出其他几个衙门官职地原因。

元老派地势力是科道。和刘瑾负责捧人恰恰相反,他们是专门负责往下砸人的。他们地势力范围就是六科给事中、都察院、翰林院,也就是法律监察系统和宣传喉舌。

这一派看起来没有实权,手下的官员要么官职极小,甚至才六品七品,要么全是些闲职,平时吟吟诗、作作画,一年也没个人登门拜访,请托办事。

可是你不找他,他可以找你。这些人虽然官不大,但是七品也能弹劾一品,极具政治杀伤力。他们管的是监察百官政绩、巡视郡县清廉、纠正司法冤狱的事,虽然挺讨人嫌,不过也挺让人畏惧地,真要被他们逮着把柄,不死也能把人整脱了皮。

杨凌没有把柄可抓,又深受皇帝宠信,手中大权在握,还是曾经被这些人造出把柄来,弄的狼狈不堪,甚至直到现在在一些地方他的名声还很不好,就是出于这帮人的杰作。

这一派的核心人物马文升、刘大夏、韩文等核心领袖先后离职,现在人才凋零,目前名义上地领袖变成了李东阳、杨廷和以及翰林院、御使台几位元老,但是他们不象杨凌和刘瑾那样令出一门,权力组织就有些松散了。

这一来就给了刘瑾机会,韩文一倒,刘瑾趁机威逼利诱,封官许愿,拉拢了科道中一些见利忘义者为他所用,监察系统和宣传系统分化了,一部分势力归了刘瑾。

背叛者从来都比一直的敌人更招人恨,汉奸比鬼子更叫人憎恨就是这个道理。这些人的背叛引来道德感强,一直坚守阵地的同僚们极大地怨憎,于是开始内讧。

这种内耗,又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领袖出来制止,使刘瑾混水摸鱼,趁机打压,整走了一批人,整垮了一批人,整寒了心一批人。等到李东阳、杨廷和眼见事态难以控制,终于下定决心出面时,这块阵地的主要力量已经落到刘瑾手中。

二人只能尽可能的保护住一批人不致罢官免职,仍然留在原任,但是这批人都属于问题分子,现在基本处于冬眠期,只能蛰伏自保,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领袖带领下。在朝政中已经谈不上什么影响力了。

目前京中形势一边倒,除了一直保持中立的中间派,和杨凌出京时就吩咐只可虚与委蛇,不得与刘瑾对抗的本派班底没有受到损失,元老派已失去和刘瑾直接对抗地能力,并且使他地力量更形壮大,现在京师几乎成了刘瑾的一言堂。

民间已有人背后称刘瑾为‘立皇帝’,上朝时正德皇帝是坐着的皇帝。而他这个侍候在一边的人就是立皇帝,权势熏天,不可一世。焦芳对此忧心忡忡,这才迫不及待写信给杨凌,要他尽快拿个主意。否则等他回京,天下已尽入刘瑾之手了。

杨凌仔细看罢,弹了弹信纸,露出一丝不屑地笑容道:“立皇帝?既然称皇帝。怎么还立着?坐皇帝让他立着,他才立得住,让他躺下,他就不敢站着!”

他往纸上撩了些水,看着墨迹渐渐晕成一团,沉思了半晌才一松手,将湿嗒嗒已看清字迹的信纸一扔,说道:“你还得马上赶回成都去。在那里主持大局,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要来见我,叫别人传讯就好,不能给有心人知道你的存在”。

杨凌又笑笑道:“焦阁老那边,你替我回复一句话:‘智珠在握,胸有成竹,阁老高枕,尽可无忧’。这句话。也可以让刘宇知道。否则这对老兄弟,怕是觉都睡不稳了。没准儿哪天,就得一溜烟儿跑去找刘瑾喝茶聊天了”。

柳彪笑了起来,拱手道:“是!卑职遵命”。

其实虽然不看信,京中地情形他也不是完全不知道,心中也一直替杨凌担着心事,不过此时一见杨凌神态如此轻松,知道他必有对策,这才放下心来。

杨凌点点头,仰起脸闭上双眼道:“嗯,你去歇歇,然后马上赶回去吧,我要休息一下”。

柳彪恭应一声,悄然退了出去。

杨凌又细细思索良久,将焦芳传来地京中各派系势力情形又仔细消化一遍,也觉得危机临头,刘瑾地势力有失控的危险,这把火如果玩大了,很可能引火烧身,要怎么应对呢?智珠在握、胸有成竹?那不过是稳定军心地话,真正的对策还在肚子里酝酿呢……..

杨凌往胸口撩着水,冥思苦想良久,将脑子里记得住的古今中外抢班夺权的战例逐个思索了一遍,结合当今地情形,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他反复思量几遍,觉得此计可行性极高,这才真的胸有成竹起来。

他的嘴角慢慢勾了起来,挂着一丝讥诮的笑意淡淡地道:“争吧,夺吧,不如此,这班老臣也不会被你彻底的推到我这一边来,从此坚定地成为我地盟友。呵呵,现在就容你在京师逍遥自在,只要我一回京,就有办法叫你辛苦营造的新势力土崩瓦解,乖乖地回到你的内廷等着我发动攻势吧”。

“如果我真的死在四川……..”,他幽幽地叹了口气:“阿德妮,那时就要靠你了,把我那封密信交给韵儿,她一定会帮我办到地,那时我在九泉之下也就瞑目了”。

他临赴西北时,写下了一封信交给阿德妮,虽说信中的事必须要由成绮韵去筹划安排,但他深知成绮韵的性格,成绮韵不是赵子龙,是不会和她玩锦囊记的游戏的。

就算她当面答应的再好听,只要自已一走,她一定会马上拆信,狡诈如狐的人天性多疑,她决不会揣着一个糊涂谜团耐心等上几个月。

成绮韵在他面前柔情似水,百媚千娇,温柔体贴,曲意奉迎。但是杨凌知道,这也只是对他而已,只是因为成绮韵已把他当成终身可以依靠的男人,死心踏地地跟了他,成绮韵真心爱护,而且看的比自已的命还重要的。如今也就只不过他一个人而已。

成绮韵的真实性格从来就没有变过,多疑、冷酷、残忍、阴险,一直都没有变。她既不会为国为民,也不会爱惜百姓,现在地模样仅仅是因为没有用武之地,而且被他的爱所包容露出的假象。

如果一旦意识到危险临头,为了保护自已,她可以毫不怜悯地牺牲掉其他人。才智高绝、貌美无双。却从小受尽欺凌之苦,从来没有人对她伸出过援手、表示过恩情,所垂涎地仅仅是她地身子,这样的经历,早就练地她心如铁石了。

如果被她知道自已抱着必死之念赴西北,以成绮韵为了自已所爱、为了自已的幸福,可以不择手段,哪怕牺牲全天下也不会眨一下眼皮地性子。杨凌可以断定,她一定会不惜一切手段,消弥这个危机出现的可能。

杨凌不懂那么多害人的手段,不过依着他对成绮韵的了解,至少能揣测出成绮韵的所用的方法和想达到的目的:

一是不管蜀王府上下近万名亲族和家人有没有反意。干脆制造铁证让人发现,坐实蜀王谋反地罪名,那样朝廷就可以直接发兵,用不着他去查证了。

二是抢在他到达四川之前。派遣亲信,用一切毒辣手段,将蜀王和有资格继承蜀王之位的继承人全部弄死,直接绝了后患。蜀王都撤藩了,再查证什么蜀王谋反当然也就没了意义。这种事,她是一定干的出来的,中间要牺牲多少无辜者,恐怕她是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所以他才将遗言交给阿德妮。并再三告诫她除非自已遭遇不测,否则万万不可把信交给成绮韵,否则必然闯出大祸。

当然,为了解释自已四川之行并没什么危险,这只是东方帝国身居高位者惯常的必要安排和手段,又耗费了他半宿功夫,最后靠着一串蜜吻,才算堵住了阿德妮地一连串‘为什么’。

俏美的容颜虽然仍带着温润的笑意。但是如远山般的黛眉。却笼上了一抹淡淡地秋意。她对着纤毫可见的菱镜,莹白如玉的手指拈着金箔制成的额花。轻轻贴在秀美的额头。

“代天巡狩、内厂总督、柱国将军、威武侯?那又怎么啦?你还需要趋炎赴势,去巴结这种人么?”她淡淡地说道,言语间带着一丝对这一长串官衔的轻蔑和不屑。

“呵呵,嫣然,我算什么人?不过是蜀王庶子,就是父王在,对这位杨大人,也不能太过不敬了,虽说他是我朱家的臣子”。

朱玄衣俊颜如画,风度翩翩,气度似修竹般优雅,对拓拔嫣然温和地笑道。

“庶子怎么啦?让槿,在我眼里,你是天下最好的男人,朱让栩给你提鞋都不配!”拓拔嫣然霍地回头,眉尖向上一挑。

鬓角垂下地秀发轻拂在她雪白香腻的腮边,一双美目带起一抹惊艳,直入人心。

朱玄衣,蜀王庶子朱让槿,既感动又有些尴尬,他微带着嗔怪的语气道:“嫣然,蒙你如此高看,让槿感激莫名。常言说,人生一世,得一知已足矣,能有你这样的红颜知已,朱让槿此生无悔了。可是……..你呀,不要总是这么清高自傲,让栩是我大哥,也一向是我敬重的人,你这样说他,叫我……..叫我很不自在的”。

拓拔嫣然“噗哧”一笑,嫣然道:“你呀,我这不是在你面前吗?你看我在人前答礼应对哪里失礼了?什么时候自命清高过?你那些朋友,也就是杨慎我还瞧得上,其他的没一个放在我眼里,我还不是一向彬彬有礼?”

说到自已的朋友,朱让槿也启齿笑了:“你呀,就是眼界太高,其实卢兄、李兄也都身具不俗地才学,只是一个愤世嫉俗,有些过于狷狂。另一个身为仪宾。经家理财,表面上看来有些市侩了,可人总不能活在不着烟火气地地方吧?”

他缓步走到拓拔嫣然面前,眸中含着宠爱的笑意,拿起桌上地玉梳,轻轻帮她梳理着头发,一边柔声道:“人,总有缺点。也必有他的优点,你就是有点眼里不揉沙子,太过看重别人地缺点。

卢兄除了狷狂自傲、目空一切的性子,旁的也没什么不好。说起来今天他可碰了钉子了,被杨大人一通折损,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又不好马上就走,跟我说明天早上回青城呢。今晚饮宴后我的去劝劝他”。

“哦?这位狂人狂到连你父王都不能不敬的钦差大老爷也敢得罪?怎么回事,说给我听听”,拓拔嫣然一边温顺地任他梳理着头发,一边兴致勃勃地道。

“女人,好奇永远揣在心里”。朱让槿苦笑摇头,将发生在竹庐里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拓拔嫣然幸灾乐祸地格格笑道:“不错,那个狂的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家伙是该碰一鼻子灰了,让他接受个教训也好。就他那破琴弹地。这些话我早就想说啦,呵呵呵……..”。

“还说别人,你还不是一样?只不过你的狂是藏在心里,狂到都懒得连拿出来给人家看”。

“嘁,就你知道”,拓拔嫣然俏皮地白了他一眼,微微颔首道:“嗯,听你方才说的。这位杨大人在朝政上倒是确实见识不凡,虽然不象你,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文韬武略样样精通,不过学有专精,政坛上有远见卓识,也就难怪他年仅弱冠,受到两代帝王赏识,就声名鹊起。大权在握了。”

朱让槿喜悦地道:“何止。何止如此,他的许多见解与我不谋而和。有些看法虽然听着太过大胆、冒险,可是细想想也大有道理。我敢说,大明一百多年来,干臣能吏不计其数,可是若此人坐上内阁首辅之位,皇上放胆让他去做,三十年后,他的功绩将一扫前朝所有名臣将相”。

拓拔嫣然好奇地笑道:“真有这么厉害?呵呵,能让你玄衣公子如此推崇备至的人物,这还是头一个,就是那个全才杨慎,也不曾得到你如此赞誉,有机会,我倒要见识见识了”。

“呵呵,这个容易,这位杨大人,我实是一见如故,真心想与他结交。你若想见见,今晚饮宴时,让县主领着,出来敬钦差一杯酒,彼此攀谈几句便是。不过你可别考较人家诗词歌赋,我看杨大人对此并不在行,免得当场下不来台。”

拓拔嫣然抿嘴笑道:“行啦行啦,我什么也不考他,这你放心了吧?要不要我把脸也蒙上,免得他和新到任的那个山东都指挥一样,瞧了人家跟中了邪似的,钦差流口水,冲垮望竹溪”。

朱让槿伸指在她唇上轻轻一刮,嗔笑道:“你呀,就长了一张利嘴,京里地高官什么美女没见过?至于那么没出息吗?我听说江南第一名妓,号称色艺冠绝天下的黛楼儿,如今也是他的禁中之脔,钦差大人可是曾经沧海眼界高阔的大人物呢,我的嫣然大小姐”。

室内温度陡降……..

“哟儿,敢情玄衣公子还挺仰慕那个黛楼儿呐?在你眼里,她该是天下第一美女了吧?可惜呀,人家艳名正炽地时候,你这小屁孩还在家里和……..那个,玩泥巴呢,要不……..你和杨钦差打个商量如何?让杨大人把她转让给你呀。反正官场上互赠美婢,是件风流韵事嘛”。

坏了,打翻了醋坛子了!

朱让槿的汗马上就下来了,拓拔嫣然什么都好,只有一样,妒心奇重。只要一个不小心,言语间让她生了妒意,她马上就从不食人间烟火的九天仙凡,摇身一变成为山西老陈醋店的店东。

今天这一句话说错了,可以预见今后半年自已地日子都不会好过,只要她心情不好,保证会把今天这句话拎出来,折腾的他死去活来。

朱让槿慌忙陪笑道:“锦江滑腻蛾眉秀,化出文君与薛涛。言语巧偷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嫣然尽得巴山蜀水之钟灵毓秀,区区一个黛楼儿,怎及你万一之姿色、胸藏之才学?”

拓拔嫣然眉色舒展如望远山,清亮如水的眸子微微扬了起来,带着几分威胁的意味慢慢道:“哦?那么让槿兄觉得我是堪比薛涛呢,还是可拟卓文君?”

朱让槿恨不得打自已一个大嘴巴,比谁不好,比她们做什么?他本想捧出两个巴蜀有名的才女、美女,以捧悦嫣然,却忘了薛涛是做过妓女的,卓文君更不得了,是先寡再嫁。

而拓拔嫣然也是许过人的,只是尚未过门夫婿便病死了,说起来身世倒与卓文君有些相似。虽说四川少数民族众多,民风不似中原那般肃谨,拓拔嫣然是卓基土司之女,更加不在乎这些,但是境遇相以,这首诗吟来,倒象暗讽她一般,岂不是更惹得嫣然恼火?

拓拔嫣然瞪了他半晌,见他一副欲哭无泪的局促模样,忽地展颜一笑,俏巧地白了他一眼道:“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很感人呐。便比做卓文君也无妨,只是莫要有一天,让人家也对你写下《白头吟》、《诀别书》便是了”。

朱让槿如释重负,知道这小妖精肯放过他了,连忙下保证道:“不会不会,让槿一生一世,只会对嫣然弹奏一曲《凤求凰》,风兮一生求凤凰……..”。

纤若削葱地玉指,轻轻握住了他的手,抚上了娇美的红颜,满目里,尽是那对柔情万千的剪水双眸。

“凤兮凤兮归故乡,游遨四海求其凰,有一艳女在此堂,室迩人遐毒我肠,何由交接为鸳鸯”……..

琴声淙淙,歌音袅袅,在竹海中荡漾开来。

宋小爱背着双手站在竹林中,侧耳倾听片刻,欣然赞道:“好一曲《凤求凰》,唱的真是荡气回肠。喂,呆子,你倚着竹子嚼什么竹叶呀?你又不是猫熊!是不是不会唱这曲子呀?我可是既会弹,又会唱,要不要我教你?”

伍汉超愕然“啊”了一声,左右瞧瞧,眼神儿这才恢复了清明。他吐掉嘴里的竹叶道:“你说啥?教我什么?我正在想,那乌龟到底是怎么从天上掉来的?它为什么要专砸秃头呢?哎哟,你敲我的头干什么?”

“乌龟,就是这么掉下来地!”宋小爱恨恨地说完,一转身气鼓鼓地走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