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回到明朝当王爷>第309章杨氏青天

第309章杨氏青天

本书:回到明朝当王爷  |  字数:13828  |  更新时间:

第309章杨氏青天

“当~当~~”,悠扬的钟声从文殊庙中传来。

“砰!砰!”犀利的枪声在钦差行辕后院响起。

自从在昭觉寺被掳,火枪发挥了大作用,杨凌顿觉要想防身,还得靠这件利器。他已错过习武的最佳时期,也不可能天天练武,虽说习练的是许多练武人梦寐以求的上乘内家功夫,不过要是用来强身健体,应付家里那几个小娇娃还可以,对付能够突入他的侍卫群的真正高手,永远都要差一大截,还是老老实实地走捷径的好。所以他现在每天除了晚上练内功、早上练外功,还要练练枪法。

“再放远二十步!”杨凌一边熟练地擦拭着枪口,麻利地填火药、上子弹,一边向远处喊道。

侍卫们把长凳又抬远了些,将一个个小酒坛子摆在凳上,杨凌拇指扳开保险,单臂举起,又瞄准了一个坛子,大棒槌急急走来,见他正在瞄准,忙站在一旁。

“砰!”一声枪响,瓷片四溅,小口坛子被射的粉碎。

“好!好枪法!大帅,靖清郡王要见你,正在书房相候!”大棒槌是个直性子,虽见别人马屁拍多了,也知道这时该夸两句,但是明显有点敷衍,紧跟着便拐到了正事上。

“哦?靖清郡王?”杨凌怔了怔,略一思索道:“奉茶待客,好生伺候着,我马上就到”。

杨凌心中暗暗嘀咕:“靖清郡王来找我做什么?莫非……我昨夜随着锦衣卫去探看二殿下,被他发觉,这是向我示威来着?不可能,刑狱大牢里可没人认得我,锦衣卫和二王子也决不会说出去,去见见他再说”。

杨凌昨夜去见朱让槿。一来是尽尽朋友之谊,二来既然想救他出来,总得见见这位当事人,了解一下更详细的情形,可是朱让槿虽然一口一个冤枉,能说得出的有用资料也着实有限,从他这儿了解的情形根本不足以替他脱罪。

既然是因私情杀人,勘察一下案发现场。向被害人亲眷了解一下她平素的行动和接触的人或许会有所得,可惜以他的身份实在不便公开参予,只好叮嘱柳彪明查暗访,调查朱让槿和朱梦璃地所有情况,希望能找到对他有利的证据,他这个钦差唯一的作用,也只能保证没有得力证据,阻止别人胡乱判案罢了。

郡王也是王。地位崇高,除了宣旨和自我介绍身份,按规矩对平民百姓都不能直接开口说话,必须得通过身边的下人来传话,哪怕两个人面对面的站着。这是皇室的规矩。杨凌不但是官,而且是高官,自然不在此例,可是见郡王也不能穿着这身练武服。他忙赶回房去匆匆换好官袍,然后再赶到书房见王驾。

靖清郡王身材高大肥胖,方面大耳、浓眉重目,典型的朱家人的相貌。他坐在椅上,茶水动也不动,正在双眼出神,杨凌匆匆走了进来。

现在不是公事造访,杨凌端不得钦差架子。忙以下官之礼长揖道:“下官杨凌,见过靖清郡王殿下!”

“喔?”靖清郡王回过神儿来,竟然起身相迎,满脸堆笑地道:“啊!杨大人,快快请起,本王一早就冒昧登门,打扰,打扰了”。

“哪里哪里。王爷登门。那是蓬舍生辉呀。下官一早上起来,就听见喜鹊在叫。核计着……咳咳,不知王爷驾临,这是……有什么要事么?”

杨凌拍马屁地话儿说了一半,自已感觉有点恶心,连忙话风一转,直接绕上了正题。

两人分宾主坐了,靖清郡王手扶膝盖,沉吟说道:“杨大人,昨日蜀王宴上,小女遭歹人杀害,本官心痛如绞……本王无子,只有两个女儿,长女早嫁了人,膝下就这么一个孩子,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那份痛……,本王这两日实是不想出门见任何人的”。

杨凌也喟然一叹,说道:“王爷节哀,正因二小姐为奸人所害,考虑到王爷此刻正在悲伤之中,所以下官也未敢登门慰问,郡王之女在王府中公然遇害,此事实在重大,下官相信地方官府定会秉公执法,找出真凶,严惩不贷,让二小姐九泉之下,也能瞑目!”

“哈!秉公执法?”靖清郡王怪笑一声,涩声道:“官大一级压死人呐。若是个寻常的凶手,此刻都该斩了,可是嫌犯是蜀王爷的儿子,没准儿这嫌犯就要一直嫌下去了”。

一个亲王、一个郡王,哪个都比他官大,老朱家的破烂事儿多了,有吃过人的王爷、乱过伦的王子,谁敢多嘴呀?杨凌不好插话,只好默然听着。

靖清郡王凄冷地说罢,看了杨凌一眼,艰难地道:“杨大人当朝一品,威武侯之名声播四海,前些日子为求政令统一、平息都掌蛮之乱,堂堂蜀王也被你软禁起来,这份不畏强权的胆魄,实令本王钦佩万分”。

杨凌眉毛一跳,直觉地感动靖清郡王这么大拍马屁,一定不是什么好事,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一个郡王求人,还能是小事么?

果然,只听靖清郡王道:“杨大人是皇上的肱股重臣,本王也不瞒你,小女……经忤作验尸,她已……已……身怀有孕了……”。

“什么?”杨凌昨日已从朱让槿那儿知道了事情经过,但是还得做出大惊失色状,惊讶地道:“这……竟有这等事?”

靖清郡王老脸羞红,难堪地道:“家门不幸啊!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本王……本来也在奇怪,朱让槿和本王家是亲上加亲,既是堂兄妹也是表兄妹。他和梦璃一向亲密,能有什么仇恨,竟然……”。

他重重一拍大腿道:“逆伦合奸,大明皇室都为之蒙羞啊!”

他本来是执意要朱让槿明正典刑,替爱女偿命的,可是当他气势汹汹地去向蜀王问罪,却听到这样的丑闻,自已地女儿也不争气。做出这样的丑事,气焰顿时便消了,为了自家的名誉,与蜀王商议一番,才定下朱让槿自杀,此事悄然掩过地主意。

不料小金川土司拓拔羽地女儿竟然半夜登门,直截了当地告诉他,朱梦璃怀孕的事儿她已经知道了。但是她不相信这事儿是朱让槿干的,叫他少打歪主意,这案子她会盯着,直到真相大白于天下,如果他和蜀王敢为了遮羞牺牲朱让槿。她就要把此事公开,让全天下的百姓人人都晓得。

这一下靖清郡王可傻了眼,别看他是王爷,他还真得罪不起拓拔嫣然。蜀地有十五个土司。彼此疆界从来就划分的不是那么清楚,各地土司之间常为了疆界划分、承袭土职等事发生械斗、仇杀。

大小金川近接成都,远连卫藏,是内地通往西藏、青海、甘肃等地的咽喉重地,再加上那一带多是藏民,和域外的藏人互通声息,所以势力在十五个土司中是大地,可以说拓拔羽跺跺脚。蜀王也会紧张老半天,他这个有禄无权地郡王,自已的地盘就在拓拔羽的眼皮子底下,很大程度上还要仰赖这位土皇帝的鼻息,怎敢用权力去封人家的嘴?

这一来靖清郡王也睡不着了,急急忙忙入宫去见蜀王,和他商议此事。这件皇室丑闻,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而且越底层的人越不宜让他们知道。蜀地的官员都在蜀王治下。让这帮下属处理王室地事儿,知道地官儿只能越来越多。到时这些王爷们地脸往哪儿搁?

再者靖清郡王还抱着一份私心,自已现在也不那么理直气壮了,如果官员们看在蜀王面上循私枉法,再找些藉口替朱让槿脱罪,那自已的女儿不是白死了?这查案官员地人选就成了大问题。

两个人各怀机心,研究来研究去,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杨凌。他地地位超然,不怕他惮于蜀王的面子,而且他是京官,事后一走了之,不会有常常见面的尴尬,再者他是皇上面前的红人,必然也知道分寸,内厂地番子们口风紧的很,王公大臣们的私事他们知道的多了去了,从来就不会随便泄露。

于是二人一拍即合,决定请杨钦差出面来查证这个案子,二人心中早已认定朱让槿就是凶手,所谓查案也不过是走走过场、取得口供,这事儿尽快了了也就是了。

靖清郡王一大早儿的就来见杨凌,就是想托附一番,案子落到内厂手里,可就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了,可不能让杨凌趁机卖蜀王一个面子,有意为朱让槿脱罪。

靖清郡王把两位王爷联手请求杨凌出面查问此案的要求说了,然后又捧又赞,又暗许好处,最后又语带威胁地道:“杨大人,此案发生在大庭广众之下,人人皆知本王的女儿是被人杀死的,这事想善了是不可能了。这是大明皇室宗亲间地一件大案,本王思来想去,也只有杨大人出面,才能真正做到秉公而断,消息又不致传到市井间去,这事儿就拜托杨大人了”。

他重重一哼,一语双关地道:“本王虽不及蜀王,却也是大明皇室宗谱上有字号的王爷,这事儿杨大人无需顾忌,尽管放心去办,如果有人想以权谋私、干扰大人办案,我这个王爷就进京告御状,就算他是堂堂蜀王,我也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杨凌瞧了他一眼,心道:“说的跟真的似的,不就拿话给我听呢吗?我要是敢偏帮着蜀王,你就要进京向你们老朱家的当家人告我的御状。不过……这倒是个好机会,我能明正言顺地插手此案,查他个水落石出,帮朱让槿洗脱罪名了,万万不可错过。”

杨凌想到这里,起身向靖清郡王肃然道:“王爷放心。两位王爷如此托付,下官岂能推辞?况且事涉皇室尊严,下官掌着内厂,要插手也不算逾矩。下官一定把这案子查的明明白白,将真凭实据呈报到两位王爷当面!”

靖清郡王点点头,厉声说道:“此案不了,本王不会离开成都半步!本王地女儿有辱门风,就算该死。也得是本王来执行家法,死地这么不明不白,本王咽不下这口气!此事拜托杨大人了,告辞了”

“郡王殿下慢走!”杨凌送出了大门口儿,躬身施礼,靖清郡王的八抬大轿扬长而去。

这里自从住进了钦差,半条街都画为了禁区,不过因为去庙里上香地人多。王府门前都没封街,杨凌也不能太过份。所以伍汉超安排了重重侍卫后,对面半条街仍许人通行。

此刻,就有一顶小轿正扇悠扇悠地行在对面,轿前轿后还跟着四个小厮。好象是大户人前上香回来的千金小姐,靖清郡王的轿子刚走,那小轿一转,就直接奔着大门来了。

立刻有八个侍卫迎了上去。钢刀半出鞘,厉声喝道:“这里是钦差行辕,退回去!”

伍汉超、刘大棒槌等人也迅速把杨凌围在中间,刘大棒槌身材高大,犹如一只巨熊,横在杨凌前边,把他整个人挡的严严实实,杨凌歪着脑袋想看看外边的情形也看不到。

轿子停了。前边一个小厮一亮袖子,举起个牙牌,朗声说道:“郡主殿下要见杨大人,请杨大人上前答话”。

侍卫验过牌子,确实是蜀王府的信物,不禁回头道:“大人……”。

杨凌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他把刘大棒槌拨到一边儿,向前看去。只见那小轿轿帘儿忽地一掀。里边探出一张气虎虎的小脸儿来,杏眼瞪地溜圆。似乎正要开口骂人,可是一眼瞧见了他,攸地又缩了回去,刷地一下,轿帘儿也扯了下来。

这一出一进,杨凌瞧清了她的模样,果然是小郡主朱湘儿,他连忙道:“快请郡主进院,快快快”。

轿子进了大院儿,杨凌又是一揖:“下官杨凌,见过郡主殿下”。

小郡主从轿子里蹦了出来,板着俏脸道:“你的书房在哪儿呢?”

“郡主请跟我来”,杨凌做了个请的手势,眼睛不由自主地瞄向小郡主的靴子。

朱湘儿的脸红了一下,伸手一扯裙襟,掩住了露了出的脚面,然后恨恨地剜了他两眼。

杨凌连忙转身头前带路,一路上朱湘儿也不说话,二人进了书房,杨凌高声道:“来人呐,上……”。

“不必了!我说完就走!”朱湘儿一口打断,看到一面桌上还放着茶盏未撤,便在另一边椅上坐了。

杨凌走到她对面,轻轻落坐,说道:“前两日刚刚有歹人行凶,郡主带着这么点人,怎么又敢上街,也太不安全了”。

朱湘儿瞪了他一眼,嗔道:“还不是你这个大扫把妨的?本姑娘带着个小婢女溜上街去,也不曾出过事儿,哼!”

杨凌干笑两声,说道:“那郡主殿下该避着我走才是,不知今日登门,所为何事?”

朱湘儿柳眉一皱,苦恼地道:“我倒是真想避着你走,我听……”,她忽然扯了两把裙裾,将脚面又盖了起来,杨凌不禁讪然瞧向别处。

他倒不是有心去看人家姑娘地脚,只是一对男女互相去咬对方的靴子,这样的事儿又有几个人碰到过,何况对方又是个长相可人的小姑娘。往那一坐,他的眼神不自觉地就溜向了朱湘儿地脚面。

朱湘儿脸红红地掩住了脚,薄嫩嫩的唇瓣抿了抿,似乎有些怒气。可她年纪虽小,也知道姑娘地脚实在不宜被人碰触,何况是以那样羞人的方式,这事儿她想一想都耳根子火辣辣地,自然不愿再提。

她今天穿着一袭鹅黄色香罗衫子,窄袖短襦、前胸对襟,下身着鹅黄色罗裙,脚下是一双粉色绣花的靴子。鹅黄色本来就衬着脸嫩。她那双薄唇更剔透如新剥的荔肉一般,只浅浅地带着红润,整个人娇俏涓净,那种味道儿叫人见了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杨凌不敢再去看脚,又不敢和她对视,两眼就只看着她的嘴唇一开一口,时而隐现贝齿微弧,倒让朱湘儿更加的窘迫。可她今日要说的事情对她来说太过重大。也不愿节外生枝,只好默许了杨凌地‘放肆无礼’。

“我听父王说,二哥这案子要委托杨大人来查办?”

“是,下官也刚刚听说,王爷和按察使司还没送来消息。等有了准信儿下官就要去按察司接收人犯、案卷,介入调查”。

“哼!刚才靖清郡王来干嘛了?”

“这个……下官似乎没有向郡主殿下交待的必要”。

“你!”朱湘儿气往上冲,刚想发火忽想起自已是有求而来,便压住了火气。小嘴一撇道:“你不说,我也知道”。

“哦?”杨凌眉尖一挑,问道:“郡主知道什么?”

“我知道靖清郡王为何而来”。

“那么郡主殿下又为何而来?”

“当然是为了我二哥地事儿”,朱湘儿理直气壮地道:“我二哥不可能杀人,他和梦璃姐姐一向要好,彼此无仇无怨,怎么会动手杀人?根本毫无理由,就因为梦璃姐姐手中握着二哥的一块玉佩?我二哥的玉佩多了。足有二三十块佩玉,要被人摸走一块还不容易?”

杨凌摊摊手道:“就这样?下官拿这条理由就能放了二殿下吗?”

“不能!”

朱湘儿反诘道:“那你拿这条理由就能治我二哥的罪吗?”

“不能!”

朱湘儿得意地一笑,杨凌又道:“可要是一直找不出其他的人作为疑犯,那么这唯一的一条证据,便会成为铁证,那时谁也救不了二殿下了”。

“那……那怎么办?”小郡主可怜兮兮地问道。

杨凌缓缓道:“要么,找出第二个凶手,要么。找出二殿下不是凶手地证据”。

杨凌一边敷衍着。一边寻思道:“朱梦璃怀孕的事,看来蜀王果然封锁了消息。就连小郡主也不知情。朱梦璃一个深闺弱女,不可能牵涉到什么其他地事件里去,这件案子十有**不过是男女私通、杀人灭口罢了。男女交往不会没有一点踪迹可寻,由此入手,总可找出一些蛛丝马迹,蜀王消息一到,我得马上赶去先查查死者和疑凶地住处和伺候的仆人,假设朱让槿不是凶手,那么朱让栩和唐家山也有重大嫌疑,可是说起来这三个人中,论名声,确实以这位风流之名在外地二王子最为可疑……

朱湘儿不相信二哥会杀人,一听说父王把案子交给杨凌来审,就迫不及待地跑来,其实不过是小孩子脾气,跑来向他保证二哥不可能做这种事罢了,真要她说,她也拿不出什么证握。

她见杨凌说着话就走了神,对她一副带答不理的模样,压了半天的火再也忍不住了,猛地一拍桌子道:”你想什么呢?我告诉你,大扫把,我今天来,就是告诉你,我二哥清白的很,你要是审个糊涂案,害了我二哥,就别以为郡王府能给你撑腰,我们蜀王府是不会放过你地,就是你回了京,本郡主……”。

她眉毛一扬,道:“不对,到时就是本公主,也会跟进京去,阴魂不散地缠着你,整得你大扫把不得安宁!”

进门本想装淑女的小郡主终于大发雌威了,对杨凌恐吓威逼了半晌。见杨凌只是听着,也不做反驳,还当是吓住了他,这才满意地离去。

杨凌送走了小煞星,回头想想自觉好笑,忍不住哼起了顺口改的《徐九经升官记》的戏词儿:原以为,做了钦差我就是个管官的官,又谁知我这大官头上还压着官。郡王蜀王他们官告官,偏要我这小官审大官,他们本是管官的官……,郡王吓我,郡主压我,我成了夹在石头缝里一瘪官……”。

大棒槌远远地一撇嘴,对旁边一个侍卫道:“不就是一个脾气挺臭的黄毛丫头吗?再俊也比不上三位夫人、成大人和阿德妮姑娘,你看把大人乐地。这都唱上啦。”

蜀王地人来的挺快,蜀王府掌印大太监和按察使陆大人联袂造访,带来了蜀王的旨意。杨凌早有准备,慨然应允,一答应下来。便立即命人跟着陆大人去按察使司接收卷宗、证物,自已则带人随掌印太监回宫现场勘察,让陆政等人再次领略了这位钦差大人雷厉风行的行事作风。

“一共多少块玉佩?”

“回大人,玉佩二十三枚。还有一些其他质料的腰饰,正在登记造册,和王府的册子一一对照,除了杀人现场遗落的那一块,其他地都在。”旁边地番子答道,桌上琳琅满目,摆满了各种佩玉,龟形、玉形、佛形等等。

“我说过了。二哥地佩饰很多,有父王赠的、刘夫人送地,还有大哥和我的”。

小郡主也站在朱让槿的房中,拿起一块道:“这是牛骨的,小金川拓拔姐姐送给二哥地,这些式样古怪的饰物大多是二哥在各部族的好朋友送给他的,二哥喜欢游山玩水,哪里风景优美、或有古迹名胜。都会去游赏一番。各位土司那里因为和汉家风格迥异,二哥尤其喜欢去玩。和各部土司关系极好。”

她得意洋洋洋地炫耀道:“可惜二哥厌恶政事,父王也不愿意交给他办,要不然以二哥的人脉,如果由他去和都掌蛮谈判,说不定就不会出这么多乱子了”。

杨凌正在看着壁上各种各样地诗词绘画,从提跋上看大多数是朱让槿自已所作,行书、草书、大篆小篆梅花篆、山水画等等,还有许多是朋友赠送的,杨慎和青城狂士的作品也赫然在目。

听到小郡主的话,杨凌心中忽地一动,不动声色地道:“原来二殿下不止有才学,在巴蜀之地各族之中也有这么高地人望?”

“是呀,我大哥也是博学多才,不过为人处事一板一眼,比较木讷,更象父王多些,官员们都说大哥有乃父之风,可是二哥虽然不管事情,但是在民间和其他部族里却是极受欢迎的人物呢”。

名士博学、多才、多善交际,象青城狂士卢士杰那样的异类毕竟是少数,但是蜀地有一个特点,就是这里杂居的民族太多,而且其中许多并不安份,要做这里的统治者,就要深孚人望,既受汉人爱戴拥护,又得和其他各族关系良好,如果从这方面看,显然二殿下朱让槿比世子做的更出色。

他还只是游山玩水间顺道接触,若是负责政务,有意为之,那么他的造就……甚至能够动摇蜀王的威望和权力。现任地蜀王是他的父亲,自然不会忌惮这些,如果做蜀王的是他的兄长呢?政令甚至不及兄弟的一句话……

杨凌忽想起彝族土司之子吉潘瓦西和朱让槿兄弟相称,势力最大的拓拔羽的女儿好象和他还彼此爱慕……,杨凌的心跳急促起来,一个不敢冒出来地念头在脑海里盘旋不去,驱之不走。

三个嫌疑最重地人里,最不可疑的就是世子。第一,就算和堂妹发生不伦之恋地人就是他,以他的智慧轻重缓急总还分的清,没必要在即将成为蜀王地重要时刻和朱梦璃闹翻。甚至掐死她,把自已的大事搅了。第二,他是世子,没有人能威胁到他的地位,就算杀人,也没有必要陷害一个无害无碍的兄弟,找不到嫌疑人,要破案远比有一个嫌疑人更难。

杨凌心里真正怀疑的原本是那个因为身份悬殊。所以和朱梦璃不可能有任何瓜葛的武德佐骑尉唐家山。身份、地位,只有这些官员士子才会把它们当成不可逾越的高山。

一个时常寄住在蜀王府、却并非蜀王府少主人的少年女子,一定是非常寂寞和无聊地。蜀王多病四处求医、世子代父行职,到处奔波,二殿下游山玩水,不常在府中,家里的男性主人都不常在,而小郡主和她的关系显然并不是十分亲密。从朱湘儿的表现就能看的出来,其他的都是长辈,那么这位姑娘真正能够亲近的只有身边的侍婢了。

少年男女,正是渴慕感情地时候,从杨凌了解的情形看。那个唐骑尉长相英俊,武艺不凡,又是王宫的侍卫长,白天的时候后宫也是经常巡视的。他和这位朱梦璃小姐有大把地机会可以接触,深闺无聊的少女一旦对某个男性有了爱意,哪会在乎他的身份地位?要不然《三言两拍》里也不会记下那么多的偷情通奸了。

可是朱湘儿无意中地一句话,本来被他忽视掉的朱让栩也成了一个重要嫌疑人。最是无情帝王家,朱让栩很早就接触政务,对于权力,他的热衷程度显然远甚于兄弟。

如果和朱梦璃发生关系的人是他,而这个女人却因为男女之事。不识时务地在他即将登上蜀王宝座的时候要胁他,他就有了杀人的动机。如果他再有个才赋出众的兄弟,光茫甚至盖过了他,他会不会趁机来个一石二鸟?

只要事情成功,他就可以树立和父亲一样的威望和势力,阻碍他在巴蜀独一无二地位地障碍就全都被铲除了。

杨凌陷入沉思当中:朱梦璃生孕,朱氏兄弟、唐家山皆有可疑。但是加上嫁祸,那么朱让栩显然比唐家山更有动机。可是……自已和朱让栩接触虽少。从自已的观察,尤其是搜集的官员们的风评。这位世子也不象是个嫉贤妒能、甚至干出悖伦丑事的人。

如果说他是大奸若善的话,那么自已对朱让槿的绝对信任也要大打折扣,焉知这位二殿下不是也在伪装?

记得在青羊宫会见蜀王的时候,蜀王三位子女在王爷面前地表现和他们平素在外地行为都是大相径庭,显然在这位家教甚严的王爷管教之下,三位殿下都有点会装模作样。

问案,真比官场斗、比打仗要难多了呀,那是想方设法怎么来打倒对手,现在却是费尽心机要找出对手,真是头疼!

番子们对朱让槿地住处里里外外搜查了一遍,在这些抄家行家眼里,没有什么东西是真正能藏得住的,可是朱让槿的住处十分简洁,除了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和几大架子种类繁多的书藉,几乎没有特别的东西。

“大人,您看”,几个正在逐本翻查架上书藉的番子发现了异状,急忙呈给杨凌看,杨凌接过来还没打开,旁边先探过来一个小脑袋,盯着那本厚厚的线装书瞧。

她瞧了半晌,就看见书皮上‘乐善集’三个大字,杨凌一直也没把书打开,不禁奇怪地抬起头来看着杨凌,这一抬头,正看见杨凌直勾勾地盯着她,朱湘儿不由一怒:“大胆、无礼,你看我做什么?”

杨凌咳了一声,慢条斯理地道:“郡主殿下,下官搜查二殿下的住处,劳您过来,只是看清楚了,别丢了什么东西到时候说不清道不明,可是要是有什么可疑的东西,这个……做为疑凶的妹子,似乎……”。

“哼!”小妮子下巴一扬,鼻孔朝天,攸地一转身,挺胸抬头,迈出几大步去。

杨凌微微一笑,这才启开书皮,忽然发现里边是掏空了的。四边糊住,竟是一个隐蔽的匣子,里边放着一些信笺。杨凌急忙转过身,把它放在桌上,用身子挡住小郡主的视线,拿出信笺察看。

头一封信字迹七扭八歪,内容好象是说邻近一族的酋长为了抢夺本属于他的一个村子和人口,双方发生了械斗。伤了他不少人,朱让槿路过那里时给予了排解,使他减少了损失,并希望二殿下有空再去他们那里做客,并说另一族的酋长是土司头人地亲戚,所以常常仗势欺人,希望二殿下多帮他们说合说合。看了看落款是保宁一个苗族小部落的首领,和他发生争斗的也是内部的另一部落。

再看了两封。是朱让槿和好友之间的书信往来,最后一摞单独用丝线捆着,杨凌略翻了翻,字迹娟秀,是女性的笔体。而且显然全是同一个人的笔体,杨凌如获至宝,急忙打开一封,果然是男女之间的情书。杨凌心头怦怦直跳。目光移到最下端那可以揭穿一切地落款处,却发现……

空的,落款是空白的。杨凌匆匆又拆了几封信,落款全是空空如野。他又照原样绑好,如今只有带回去细看,从字里行间找出这个女人的身分了,希望这个女人不是……她。

杨凌合好匣子,使个眼色叫番子接过去。转身向朱湘儿走去,笑道:“郡主,在下已经将所有物品检查过了,除了刚刚那个匣……那本书要带走,其他没什么要拿的,咱们去梦璃姑娘住处再看看吧”。

他眼睛一扫,瞧见墙上挂着一副画,画的是三个小孩子在河边钓鱼。一个戴着竹笠的少年。坐在岩石上,在河的上游很认真地盯着水面。一条鱼线垂入水中。隔着几步远石下河边,另坐着一个少年,比岩石上地儿童年纪略长些,一手提着鱼杆,一手捉着肥大的鱼儿往竹篓里放,他面向着岩石上的少年,似乎正笑说着什么。

第三个,则是个梳着丫丫,胖乎乎的小女孩儿,鱼杆丢在河边,她却憨态可掬地钻到草丛中去捉蝴蝶了。画笔虽然简单,却充满童趣,三个孩子的神态、举止,还有河水树木,画地栩栩如生。

杨凌看到那个卷着裤腿儿,露出一对胖胖短短的小腿,正兴致勃勃扑向蝴蝶的小女孩,再对照另两个少年,不由想起了‘小猫钓鱼’的故事,他“噗哧”笑道:“一个鱼儿在手,一个努力垂钓,不过看来看去,还是这个不务正业地小家伙最可爱”。

朱湘儿听了,回头横了他一眼,娇嗔道:“我怎么不务正业了?钓鱼也算是正业么?”

“嗄?这个画……”,杨凌又看了看,恍然大悟道:“画上的是世子、二殿下和郡主殿下?”他又看了一眼,见画旁还有一首诗:‘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

诗画不算太相谐,不过这画颇陈旧,应该是他们儿时之作,能以此诗配画,也算不错了,稀奇处那画竟是以四种笔体写就。杨凌仔细看了半晌,奇道:“这诗是何人写在上面的,怎么有四人的字体?”

朱湘儿显然也极喜欢这画,竟然难得地给了他一个笑脸,说道:“画儿是二哥画的,他又以我们三人和父王的笔体分别写了一句诗”。

“妙,甚妙”,杨凌赞道:“头两句端肃谨然,应该是蜀王爷和世子的笔体了,不过第三句……二殿下能学他人笔体,怎么自已的笔体这么难看?哦,那是还没定形,看二殿下现在地书法可是……”。

朱湘儿脸上的笑容没了,用很平板的声调一字字道道:“第一句是慕仿我父王,第二句是我大哥,第三句是我……,最后一句才是我二哥自已的”。

她一甩袖子愤愤然走到门口,才不服气地回头道:“杨大人法眼,那时我才四岁半,能有什么笔体?”

杨凌碰了一鼻子灰,见旁边的番子们全都低着头在那儿忍笑,就是站在壁角侍候着的几个侍婢都是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便干咳道:“好了好了。东西都放回原处,现在去梦璃姑娘那儿查查看,快点收拾了!”

他走到门口,心里忽然有点奇怪的味道,扭回头去又看了看那副画,一副其乐融融地稚子垂钓扑蝶图,尽有天伦之乐,又想不出哪里不对劲儿。

如果确实是世子陷害二殿下……。杨凌轻轻叹息了一声:“看他们小时候,没有隔阂、没有心机,只有相亲相爱。人呐,一长大了,权势、名利、地位、金钱,把人染地也充满了市俗之气。如果我地猜测是真地,朱让槿出狱之时,看到这副画。想起小时候兄弟手足亲密无间的感情,会是怎样一种心境呢……

“我都三个老婆了,可是还不知道女人有这么多啰啰嗦嗦的东西,好古怪,这都干什么用的呀?”杨凌直着眼睛看着番子们不断翻出来的莫名其妙的东西。

小郡主则脸红红的。不时从番子们手里抢过东西再塞回去,还要低声骂他们几句,弄得一帮番子们战战兢兢,要是找出些小布头儿。还不等人看见,就主动又放了回去。

胭脂水粉眉笔头油,也都翻了出来,梳妆台下地东西最杂乱,许多又怕打翻碰碎,拿出来又要逐样翻看检查,所以别处都搜过了,这里还没查完。

这里毕竟不是往常去犯官宅子里搜家。可以毫无顾忌,眼见大家都在等他,那番子越发着急,却还是不敢乱动,好不容易都掏空了,最后从最低一格一些女人私物下边翻出一个小册子,番子不敢打开,急忙呈给杨凌。

杨凌打开一看。里边记的是一些诗句、短赋。还有些支离片断的文字,象是日记一类的东西。杨凌如获至宝,忙叫人也当着朱湘儿的面收了,至于其他的东西,实在看不出什么异处,便都放了回去。

“今天晚上,看来得好好看看这些东西了”,杨凌想着,向朱湘儿客客气气地拱手道:“多谢殿下协助,下官已经查完了,想必我的人也把相关人等到的问讯笔录,以及有关证物从按察司取回来了,下官忙于公务,就不多待了,这便告辞回府!”

“嗯,没人留你!”朱湘儿从鼻腔里哼出了一句话,听起来象是懒洋洋没睡醒似地,虽然无礼,偏就让人感觉有几分柔媚旖旎的味儿。

杨凌不为已甚,又对朱湘儿拱拱手,返身便走。

朱让槿成年之后,就住在前宫,反正蜀王家房子大,成都城的五分之一都圈在他们家里头,绕一圈儿也得大半天。不过朱让槿喜欢朋友,所以放着独门独院的楼阁不住,却在款待来宾贵客的礼宾楼附近一座独楼住下,四下也没有院墙门禁,只以一片竹林为屏蔽。

拓拔嫣然地人四处奔走,想找到些有利于朱让槿的证据,可是她的人无法接触案情的核心,只能在外围打转,到了晌午,已经回报地消息没有什么可资利用的,拓拔嫣然心中烦闷,独自在礼宾楼外转悠了一阵,便举步向竹林行来。

她和朱让槿虽说两情相悦,甚至已有了夫妻之实,可是事情毕竟没有公开,平素这里虽也来过,为了避嫌却大多是和小郡主、梦璃,或者杨慎、卢士杰等人同往,自已单独到他的住处还是头一回。

拓拔嫣然踽踽独行,心中想着朱让槿,恍惚抬头间,发现已经穿过了竹林,来到了楼前,楼仍在,可是人已空,去看些什么?

拓拔嫣然长袖轻拂,悠然一叹,正要转身离去,忽地看见四个侍婢拿着洒扫工具从楼中出来。蜀王那老糊涂都要杀了儿子遮丑了,还记着打扫他的住处么?不会是……朱让槿还没死,他就打算把房子另作他用了吧?

拓拔嫣然心头火起,对走近来的四个侍婢冷然道:“站住,这个时辰怎么打扫起房间来了?”

四个侍婢都认得这位蛮族公主。也知道连蜀王都敬她三分,忙恭谨施礼道:“回禀姑娘,方才钦差杨大人带了人来查房子,那些番子粗手粗脚的,弄的乱了,所以大总管让婢子们过来收拾一下”。

“杨钦差?杨凌?他来查的什么房子?”拓拔嫣然惊奇地道。

“回禀姑娘,王爷将二小姐被杀一案已经移交给钦差大人审理,所以杨大人才带人来搜查。说是取……取……”

另一个机灵地侍婢忙接口道:“说是来取证!”

“嘁!他取地什么证?狗仗人势!”拓拔嫣然嗤之以鼻,拂袖走了两步,眼珠一转,忽地停下了脚步:“案子移交钦差审理?看来我的话是起作用了,这对糊涂王爷不敢再动让槿,又不愿意让自已的部下多知道家里的丑事,这才交给外地人”。

她虽是个喜怒无常的性子,有时甚至偏执的不讲情理。但是个性娇纵蛮横,头脑却十分聪敏,立即猜出了蜀王和靖清郡王的用意。

“让槿说过,这个姓杨地是他地好友。每次提起这个姓杨的,让槿都很欣赏亲热地样子。让槿这么欣赏他,这个就算蠢应该也蠢不到哪儿去。说不定还真能让他帮着让槿洗脱了罪名。”

她回身问道:“姓杨的……大人,查到了什么证据没有?”

几个侍婢见她走开,刚刚松了口气。见她又转了回来,忙小心翼翼地道:“婢子们站在墙边儿上侍候着,没看清搜出什么东西,就是后来从书架上找到一个匣子,好象放了几封信,杨大人看了一会儿,就全带走了”。

“信?莫非……我和让槿的书信往来,全都让那个姓杨的给拿去了?”拓拔嫣然又羞又恼。脸上火辣辣的。

她顿了顿脚,正想追出去,忽觉不妥,就算以他的身份,也没有阻挠官差办案、强索证据地道理,再说这个姓杨的十有**是让槿的帮手,对他也不能太无礼了。她想了想,急促地道:“我知道了。你们忙去吧。我去二殿下房中看看”。

几个侍婢也不敢拦她,见她进了房子。几个人也赶紧提着东西溜了。

拓拔嫣然进了朱让槿的书房,里边三大架子书,平素她也没有细看过。返回小金川时偶尔的书信往来,朱让槿放在什么地方,她也并不知道,现在听说是从书架上搜出了东西,她不由上了心。

杨慎博学、杂学,这位二殿下朱让槿所学也极为庞杂,书架上经史子集,包揽万象,拓拔嫣没有耐性细看,扫了两眼没什么发现,就失去了细细搜寻地兴趣,决定去找杨凌探探口风。

她正要转身离开,忽然发现临近书桌上方架子上有本书还没插好,便顺手帮着按了回去,这时才注意到侧面没有写书面,她顺手拿过来翻开一看,里边记了许多古怪的符号,好象她见过的荒山石刻中的上古文字,笔画简单,而且变化极少,翻来覆去地大约就是那些文字,不过细看却又有许多不同。

拓拔嫣然惊奇地“咦”了一声,匆匆翻了翻,书缝间密密麻麻写了许多蝇头小字,好象是给书写的注解,不过用的居然也是一样的语言,前边墨迹较沉,翻到最后几页墨迹发亮,好象前几天才刚刚写就。

拓拔嫣然俏脸一沉,不悦地把书甩在桌子上:“情人之间就该没有任何秘密、没有任何保留,我的事从来没有一件瞒着他的,他什么时候学了种偏僻的文字,却没和我说过。”

她气冲冲地走到门边儿,想了想又回去抄起了那本书,这才扬长而去。

杨凌带着大棒槌回到行辕,对伍汉超道:“按察司的档案卷宗都调回来了么?本官今晚要详细看看”。

伍汉超道:“都已经取回来了,包括讯问相关人员地证供、和当场拾获的玉佩。不过……现在的天气实在不宜长久停放尸体,朱小姐的尸体已经检验过了,方才柳大人带来锦衣卫的贴刑官和忤工,又重新检查了一遍。尸体上找不到别地线索了。靖清郡王也派人来投过贴子,希望能早日领回尸体,入土为安。大人您看……?”

“尸体也弄来了?”杨凌一怔:“陆政这个老狐狸,可是巴不得把这烫手山芋丢给别人,推的干干净净啊”。

他点点头道:“本官也不是忤作,既然按察司和锦衣卫的忤工全都验过了,尸首就不要留着了,通知靖清郡王来领尸吧”。

“嗳。等等”,杨凌想了想道:“先死为大,走,带我去拜拜这位梦璃姑娘”。

尸体停在钦差行辕不吉利,后院儿又是杨凌练功、打靶地地方,所以伍汉超把她安置在了侧面狼兵们地住处。旁边房中就停着一具死尸,这些狼兵居然安之若素,出出入入嘻嘻哈哈。浑不在意。

直到看见伍汉超陪着钦差大人来了,这些人才肃然起来。原来他们只是作战骁勇,现在跟了杨凌这么久,大部分狼兵也懂得军纪军礼了,忙向杨凌行了礼。乖乖站到一边。

停尸房门前站了两个亲兵,杨凌进了房子,只见房中空空荡荡,只停着一具棺木。棺木前边放着一个凳子,上边放了个小香炉,香烟袅袅,反而倍觉凄凉。

任你王侯公卿,才子佳人,死后也不过是一坯黄土。年方二八的女子,又贵为郡王子嗣、天之娇女,竟这样被人活活扼死。一尸两命!

杨凌原本事不关已,只是冷静地想处理好这个案子,现在也不由自主地对那灭绝人性地凶手产生了无比的厌恶和憎恨。他放轻了脚步,走到棺前,双掌合什,轻声道:“朱梦璃姑娘,现在本官接手了你地案子,一定找出真凶。为你报仇。朱姑娘泉下有灵。请保佑杨某顺利缉凶,严惩凶手”。

杨凌默默地拜了三拜。直起腰来,伍汉超走到棺前,伸手轻轻一推,棺木嚓地一声滑开,他按着棺盖道:“大人,这位就是遇害的朱姑娘”。

既要做办案的青天大老爷,哪有连受害人都不看一眼的道理,杨凌心里虽有点抗拒看死人,也不能不硬着皮走过去。他见棺盖打开,里边飘出袅袅白烟,不禁有点害怕,抬头看看伍汉超却神情坦然,情知必有缘由,便壮起胆子走了过去。

他向棺内一看,晶莹剔透、堆着的全是冰块,姑娘的身上全都堆满了,连头顶都是,难怪冒出白气。

朱重八相貌堂堂,极是英俊,这底儿打的就好。他的子子孙孙,娶地又全是身段相貌一等一的美女,所以生下来的孩子,想找个难看的还真不容易。那位姑娘果然貌美,鹅蛋脸儿,秀气的鼻子,薄薄地嘴唇,长长的眼睫毛细密地覆盖在眼睑上,神态安详,想必是忤作已替她整容过遗容,全然不见初被扰死时二目圆睁、惊怒欲绝的表情。只是脸蛋、嘴唇一片雪白,看不到丝毫血色。

杨凌惋惜地叹了口气,有些不忍地想偏过头去,眼角扫过姑娘的脸,他忽然觉地有点儿面熟,好象在哪儿见过。杨凌怔了怔,又仔细打量打量这位姑娘,然后略微退了半步,倾斜了一下视线角度,又仔细打量了一眼,然后“啊”地一声尖叫。

伍汉超扶着棺木丝毫没有畏惧,杨凌这一声尖叫却吓的他一激灵,身子一下跳起老高,然后手按着剑柄紧张地四下打量,看看没什么动静,才惑然道:“大人?”

他这一问,才看清杨凌站在那儿呆若木鸡,脸色也变的雪白、雪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