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回到明朝当王爷>第403章谁识女儿心

第403章谁识女儿心

本书:回到明朝当王爷  |  字数:5062  |  更新时间:

第403章谁识女儿心

威国公回京了,焦芳、杨廷和、梁储及六部大员们前来相迎,众官员只是到城外接迎,杨凌到京时已过正午,今日势必不能谈及公事,诸位大人包括焦阁老只是简单慰劳几句,尽了礼份,把杨凌接进京来,便各自散去了。

杨凌看看天过正午,皇上已经散了午朝,一般会稍晚一些才返回豹园,忙罗完了今日是赶不及去见他了,便吩咐手下将佐持令箭去兵部、五军都督府和京营办理交割,自率了亲兵先折回了城西的国公府。

府里已经收到他今日回京的消息,韩幼娘、高文心和雪儿玉儿、唐一仙,带着家人喜气洋洋地迎出门来,怜儿历经三载,今日再次踏进杨府,才算是堂堂正正的杨家人,一瞧见幼娘、文心几位夫人,再看到门楣上“杨府”两个大字,尽管她一向坚强,为人又极理智,也不禁喜极而泣。

说起来,杨家众夫人实以她坎坷最多,幼娘与她相交于贫寒之时,彼此感情最深,见她流泪也不禁眼泪汪汪的,两个女子先拥抱轻泣着诉说起来,还得文心和玉儿上前相劝,这才转啼为笑。

杨盼儿冰雪聪明,粉妆玉琢,是个极可爱的小女孩儿,一家人看了都很是喜欢。尤其是腰腹愈见粗笨的雪儿和喜欢小孩子的唐一仙,两个人把杨盼儿抱下车来,牵着她的小手儿极是亲热,两个女子容貌俏美娇甜,又是女子,盼儿见了并不怕生,便任由她们握着小手,一家人有说有笑的进了门去。

到了二堂入口的内眷会客厅。罗汉床上小丫环云儿正陪着大少爷在床上玩,一见老爷和众位夫人进来,连忙喜洋洋地迎上来见礼。看得出她今日也着意地打扮过,不但换上了一身颜色鲜艳的新衣裳,脸上也淡扫蛾眉、浅淡梳妆,已经稍稍长开的容颜清丽、喜气。

杨凌知道她是牵挂着刘大棒槌,他笑看了眼儿子,对云儿摆手道:“没事了。你忙别的去吧”。

云儿喜勃勃福了一礼:“谢谢老爷”,然后穿花蝴蝶一般,自诸位夫人身旁绕过去,急急奔前厅去了,惹得雪儿、唐一仙两个尖牙利齿地丫头一阵讪笑。

杨凌看看儿子,只见杨大少爷穿着开裆裤,大模大样的坐在床上正冲着他们傻乐,显然是看见人多热闹。心里开心。这一笑,露出两个明显的小白牙,想不到上牙床上已经长了两颗小门牙了。

自已浑不在意,杨大少爷手里举着根棒子糖。吃的口水淋漓,鼻子下边挂着两淌清鼻涕,趁人不注意就咻地一声吸了回去。杨凌看的好笑,走过去哈下腰。拍拍手道:“来,乖儿子,嗬!这鼻涕淌的,怎么了这是?”

杨大少爷记性倒好,两个月不见,仔细瞧了瞧倒还认出了老子,便举着棒棒糖向他爬过来。杨凌一把抱住,先从袖中摸出手帕替他擦去鼻涕。大少爷不耐烦地躲闪着又想要爬走了。

幼娘从杨凌手中接过手帕,轻轻给儿子擦着,笑道:“这孩子淘气呗,一个不留神,自已就往外跑,也不管穿的多少,着了凉了”。

“哦,没事。小毛病。不发热就行,得点小病身子骨结实”。杨凌不在乎地道,然后张开嘴,假意说道:“来,乖儿子,给爹吃口糖”。

杨大少爷一听,急忙把吮地口水淋漓的棒棒糖藏到了身后,逗得杨凌哈哈大笑。这时,杨盼儿挣开雪儿和一仙的手,走过来牵住了他有衣角,嘟着小嘴问道:“爹爹,他是谁呀?”

看样子小丫头见自已爹爹对别的小孩子这么亲热,有点儿呷醋了。她虽刻意把醋意藏起来,可在场的都是大人,又个个是人精,谁还看不出来,大家不禁窃笑起来。

杨凌见了便把她也抱起来放到炕上,笑道:“盼儿,这是你的弟弟。你是他的小姐姐,以后在这里,就有弟弟陪着你,你们一起玩耍、一齐读书,好不好?”

盼儿严肃的小脸放松下来:“我是姐姐?”她高兴了:“喂,鼻涕虫,快叫姐姐”。

大少爷咬着棒棒糖很好奇地看着盼儿,难得见到同龄孩子地杨大少爷平时除了一堆姨娘和丫环、仆人,就只有那只比他体形还小了一多半的哈巴狗作伴,这时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岁数差不多的孩子,他可真比任何人都开心。

杨大少爷立即乖乖地叫了声:“姐姐。”然后很大方地道:“来,给你吃”,说着从嘴里抽出棒棒糖递了过去,杨盼儿闭着嘴躲开,然后蹙起小眉毛道:“我才不要,好脏”。

杨大少爷呵呵傻笑两声,把棒棒糖又咬在口中,忙炕上一趴,飞快地爬到坑头上,从被褥后边扯出个小箩筐来,里边乱七八糟一堆小孩的玩具,然后献宝似地道:“来,姐姐玩”。

杨盼儿一瞧里边花花绿绿,什么五花八门的东西都有,不禁眼睛一亮,她扭头看看怜儿,怜儿笑道:“去吧”。

杨盼儿这才兴冲冲地跑了过去,杨大少爷不但把自已视若珍宝,平素连姨娘们都不许碰地那些“宝贝”全拿出来了,又想起他那只哈巴狗儿,忙叫道:“狗狗,狗狗!”

炕头懒洋洋蜷伏着的哈巴狗儿听了小主人召唤,忙爬起来,象团小雪球儿似的滚了过去,看得杨盼儿双眸发亮,伸出手去想摸摸它的毛,却又不敢。

她正怯怯地盯着,杨大少爷满不在乎地抓住她地手往哈巴狗身上一放,吓得盼儿尖叫一声,他却抽出糖来很认真地道:“姐姐不怕,狗狗不咬”。

杨盼儿瞪着亮晶晶的眼睛,又怕又爱地再试了两下,果然那只长相奇怪的小狗儿温顺地伏着并不叫唤。杨盼儿不禁开心地笑了起来,杨大少爷见她高兴,自已也乐的直蹦。

杨凌见两个孩子玩的开心,便笑着对两个侍婢道:“你们看着点儿他们,我们先去后苑”。

回到家里那感觉就是和外边不一样,温馨、轻松,一家人其乐融融,谈谈家长里短。谈谈各自负责的生意、谈别后发生地一些事情、谈行军打仗的趣事,东一句西一句,热闹烘烘地时间消磨的特别快。

很快到了晚餐时间,一家人围坐在餐桌旁用餐,雪儿的膳食是文心特别调配的,专门用于孕妇食用。她食欲很好,原来尖尖的下巴现在渐渐圆润起来,脸蛋依然明丽照人。不过却增添了几分珠圆玉润的少妇味道。

杨凌关心地呵护、温柔的语气,让这小妮子更开心起来,明玉似地脸蛋儿上泛起一抹桃红,抚着隆起地肚子,雪儿这个自已还象个小孩子的美人儿。竟也露出几分为人妻地羞涩、为人母的自豪。

玉堂春、高文心两个人看在眼里,心头别是一番滋味。就是寻常百姓家也是希望子孙满堂,香火鼎盛,何况堂堂的威国公府?偏偏现在两人还没个子嗣。玉堂春还好些,毕竟她年纪尚幼,可高文心如今已二十出头了,眼看着姐妹们一个个先后身怀有孕,这位姑娘不禁着急起来,便连吃饭也没了胃口。

怜儿何等聪明,知道自已携女回府,对这两位还没有子嗣地姐妹刺激不小。如今不比上次。上次是怕夫君分别日久,淡漠了自已,那是巴不得杨凌多陪陪自已。这一段日子独承雨露,今日又终于正式成了杨家人,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既嫁给了杨凌,自已就得想着法子促进一家和谐,再说高文心又是杨凌的平妻,地位可比自已高些。见她有点伤感。怜儿眼珠一转,心中已有了计较。

一家人在花厅谈笑终了。待回到卧房,高文心换了睡衣,抚着平坦的小腹,轻轻叹了口气,自去架上取下一本医书,坐在桌前,移近灯火,细细地翻看了起来。

其实她成亲时日尚短,未曾有孕事属寻常,她自已便是郎中,自然心中有数,可是事不关已,关已则乱,杨凌已有三房妻室有孕,那是一定不会有问题的,她就不免找起了自已地缘由。

医书翻看了半晌,暗暗记下了几个上古的方子,文心正欲起身睡下,门格儿一响,杨凌穿着件松软的长袍,一头湿漉漉的头发随意一系,披在肩后走进门来,文心一看顿时愣在那儿,竟然忘了起身。

杨凌见她扭腰坐着,一身晚妆打扮,一头乌黑柔亮地秀发直披到腰际,小夹袄映衬得纤腰一握,她的右腿半蜷着,左腿伸直了蹬在地上,这使她细软的腰肢和丰硕的圆臀显出迷人的线条。

“老爷怎么……..怎么……..今夜要宿在妾房中么?”文心慌慌张张站起来,又喜又羞。

“怜儿和幼娘同榻夜话,两个小家话也挤上去了,我若再去,床就得塌喽。呃……..你不会也赶我出去吧?那我去玉儿……..”。

“不会不会”,高文心急了,急忙跑过来一把揽住他的胳膊,随即瞧见他促狭的笑容,才惊觉上了他的当,两颊顿时浮起两抹红云,她恨恨地在杨凌屁股上拍了一下,然后把发烫地脸颊埋进了他的怀里。

“呵呵,不赶我走就好,唉。这一路坐车,坐久了骨头缝儿都发痒,我的俏娘子,施展你的妙手,为相公按摩一下可好”。

“嗯”高文心温柔地应着,陪着杨凌进了内室,然后喜悦不禁地端了东西进去,只见杨凌已脱掉棉丝软袍。裸着上身,正往下脱一条犊鼻裤儿,文心呀地一声叫,连忙拿手捂住了脸,却从指缝间瞧着他,顿足羞道:“你这人,怎么都脱了呀?”

“嗨,自已女人。又不是外人,这样按摩舒服呀”,不以为然地说着,大杨凌小杨凌一齐晃荡着就上了床,仰面往文心香喷喷软绵绵的床榻上一躺。拉过被子斜搭在小肚子上,遮住了羞处,高文心这才红着脸上了床,见杨凌躺在外侧。她就从床脚儿爬上去,转到了床里。

相公地身子有点黑了,也有点瘦了,不过看起来摸起来却更加精壮结实。高文心红着脸颊,把托盘放在枕边,将自已调配的按摩药油倒在掌心,轻轻在杨凌胸口抚开,然后指压推拿。

杨凌舒服的半眯着眼睛。随口问道:“文心,你管着咱家地药材生意,你懂医术却不通商道,做地还合手么?”

“那是自然,人家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又有几个大掌柜帮衬着,你就放心吧”,桌上兽炉燃着檀香。文心由于用力。俏美的脸蛋上微微渗出了香汗。

她掠了掠鬓边地发丝,说道:“战时最好经营的就是兵甲、粮食和医药。幼娘管理地兵甲、玉儿、雪儿管理的粮食都获利极丰呢。不过咱们家取利还是取之有道的,不敢牟取暴利,一些地方上的大户屯集了粮食、药材,本指望大赚一笔,由于咱们压价出售,他们的价格也被迫平抑了下来。”

杨凌嗯了一声,闭着眼道:“商号挂的招牌不是咱们府上,这事儿还得继续保密,另外军方采购的药材比咱们的成本略高一点即可,朝廷现在很是拮据,皇上为此极为头疼,国难当头,能替朝廷分忧,咱们就分担些吧”。

“是,老爷放心,卖给大明官府地药材一直都是平价的,卖给东瀛方面的药材都是金银交易,因此是打了折扣的,就是这样也把价格提到了五成。现在关外的鞑靼、瓦剌、朵颜三卫由于战事不断,也在向咱们地商号定购大批军用药材。

他们没有多少金银可付,便用货易货,换来的战马交给了绮韵姐姐的牧场,换来的胶、角、骨、筋、兽皮等等则送往皮甲作坊加工。现在他们还用许多战俘充作奴隶拿来换药材,只是这些奴隶卖不了什么好价钱,咱们在关外地商号不愿收容。”

“战俘?”杨凌猛地睁开眼,文心坐在旁边为他推拿着,夹袄已被她脱去,小衣半敞,胸围子是鸳鸯戏水的月白色湖丝料子,上边绣着一对并蒂莲花,正好绽放,这一推动起来颤颤巍巍,好象那莲花正在水中轻轻摇曳。

杨凌见之情动,不禁轻轻握住了她的玉足,文心的脚在诸女当中最是可爱,被杨凌一把握住,她不禁嘤咛一声,身子也颤了一颤。

“要马上通知辽东商号,那些战俘奴隶我们全都要,只要不赔钱,哪怕不赚都可以,不管是老人、孩子,妇女还是战士。老人拥有草原战阵的许多经验,妇女可以生养,战士属于现在,孩子属于未来,我们每收容一个,他们的部落就减少一分力量,这一点至关重要”。

盈盈一握的玉足,触手更是既腴且润,不但纤秀动人,而且肌肤像羊脂白玉般柔润光滑,粉嫩可人。咬着唇,强忍着听着杨凌的吩咐,不断地点着头。

“嗯……..不过只记住一点,这些奴隶必须分开,辽东三卫各自控制着广袤无人的草原、山区,现在已经有大批百姓移民过去,很快,就将有更多的汉人过去”。

杨凌想起了怜儿提过的江南堕民,继续说道:“有杨慎在那儿,有关奴隶的安置他会制订一套完备地措施,避免虐奴事件发生,开垦拓荒有功地还可以取消奴藉。分给土地。不过这些奴隶必须分开,每个定居点,必须保证汉人占绝对多数以策安全。这个我会通知杨慎注意,关外商号在直接向移民发卖奴隶时也要注意登记,同一地区不可发卖过多”。

“是……..是的,老爷”,文心地声音娇媚起来。

见此媚态,杨凌也无心再谈公事了,他在文心下巴上勾了一下。轻笑道:“小妮子,动情了?”

文心不依地扭了扭娇躯,不肯回答。

杨凌贴着她的耳朵轻笑道:“我的妻妾之中。以你年纪最长,偏偏相公每次都不能兴尽,你就一塌糊涂了,现在天冷了,我也不想跑来跑去的,相公把玉儿唤来可好?”

高文心本来听得羞臊无比,一听最后一句。忙哀求道:“不要不要,那样的事情,人家……..人家实在不好意思,老爷,求您……..”。

杨凌只是试探一问,知道她大户人家出身,两女共侍一夫,大被同眠地风月场面必定羞怩难耐。不敢尝试。如今见她果然紧张,只得叹息一声。拧了一把,说道:“你呀,若是害得相公伤风,就拿你问罪”。

高文心的双眼蒙上了一层轻雾,目光便如春水一般轻柔,媚眼如丝地小声道:“要不……..要不老爷今晚一宿都睡在人家房中好了”。

杨凌振奋精神,却听文心说道:“对了,永福公主已经搬进对门的皇庵了呢”。

杨将军正要拧枪出战,高文心偏抬了位公主出来,杨凌这一吓,差点儿就萎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